两会独家|海南省委书记:琼州海峡大桥目前尚未有计划
2018-03-06 14:57:02作者:周远征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特派两会记者 周远征 北京报道

“早上七点开始堵,堵到晚上7点过登船。”3月6日,重庆市民田先生回忆春节期间从海南驾车在海口登船的经历时说:”我还不算堵得惨的。“2月18日开始,一场罕见的大堵塞出现在海口城北三个港口。持续多日的堵塞,让海南称为了今年春运的焦点。

琼州海峡之困怎样解决,是否会尽快建设琼州跨海工程呢?3月5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进行了独家采访。《中国经营报》记者问及是否会上马琼州跨海大桥项目时,刘赐贵表示:“目前尚未有计划。”

而在3月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与交通部部长李小鹏偶遇,也向李小鹏部长提及了相关问题,对此李小鹏部长并未明确回应。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随后可以向交通部具体联系。3月6日上午,《中国经营报》记者与交通部方面进行联系后了解到,涉及琼州跨海工程,交通部原来按照国家总体部署做了系统专题支撑研究。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琼州海峡是中国的三大海峡之一,海峡东西长约80公里,南北最大宽度39.5公里,最窄19.4公里,平均宽度29.5公里。海峡南北两岸岸线呈锯齿状,岬角、海湾相间。北岸自东向西分布有红崖角、排尾角、屿角、教尾角。岬角由玄武岩构成,其间组成红坎湾、海安湾和教尾湾。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曾经考虑过琼州海峡跨海通道采取大桥方式,跨海部分长度约26.3公里,总投资1400亿元。

然而,跨海大桥建设一直是世界难题,琼州海峡又具有一定的复杂性。资料显示,琼州海峡所在地段并非雷琼断陷区的沉降中心,地形非常复杂。由于东西部受潮流的影响和峡底湛江粗地层的出露,海底沉积物类型的平面分布变化迅速,除现代沉积物外,还有平固结的早期沉积和风化的基岩碎块。海峡地形有规模稍大的凸起和洼地断续分布,但海底地形大体上仍有自南北两岸向海峡中部变深的规律。此外,琼州海峡受台风影响较大。种种因素下,工程技术专家对于琼州海峡建设桥隧感到棘手。

从1988年开始的30余年时间,围绕跨海工程有关部门进行了持续的研究。1988年7月,由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编制的《琼州海峡(桥隧)通道前期研究工作规划提纲》,首次提出“琼州海峡通道”概念,并建议从轮渡着手建设通道。海南铁路总公司根据省政府的要求,于1988年9月27日和11月21日先后提出《海南铁路与大陆铁路联网的可行性论证的报告》和《海南西环铁路可行性研究评估的报告》。海南铁路总公司与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和广州铁路局勘测设计院对西环铁路那大—叉河段的定测工作签订《施工设计协议书》,定测工作亦于同年完成。正线全长74.3公里,站线14.28公里,大、中桥梁共16座1391延米。

2009年3月,在国家发改委指导下,两部两省首次举行会谈,明确了未来的跨海通道为公路铁路两用通道。成立了琼州海峡跨海工程前期工作领导小组、技术顾问小组和课题研究小组。6月,琼州海峡跨海工程前期工作领导小组在海口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重点研究了运输需求、通道位置、建设条件和规划编制方案等。11月,规划研究组顺利完成了《琼州海峡跨海工程规划研究报告》,取得了重要研究成果。

然而,相关工程的建设,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直到今年春节期间出现的严重堵塞,琼州海峡跨海工程再次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

本次两会前,海南省方面也在积极推进琼州海峡经济带建设,2018年1月26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谈及未来五年工作目标时,特别提及要加快琼州海峡经济带建设。今年年初海南省发改委也提出,推进琼州海峡经济带建设,推动琼州海峡南北两港,海口疏港货运快速干道工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