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23日深夜离开北京的人|“11·18”火灾后的迁徙
2017-11-24 10:38:31作者: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抱着枕头的女孩跑进巷子,准备度过最后一晚。本报记者郝成摄影

有人觉得这并没什么。这样的情况在多年前大红门一场大火后也发生过,“现在好多了,就是给的时间太短。”

一路向南,很多人是那场大火后搬到新建村的。远了点,但加工后的衣服,就可以卖到批发市场去,手巧、出活儿快的工人,一个月能拿到近万元。

几个包裹严实的女工,守着十几件行李,等着老板包的小客车到来。她们要到一千公里之外的常熟去,一趟货车,一万多元,一辆客车,也是一万多元。


人们在冷风中装车准备搬走。本报记者郝成摄影

空空的一条巷子里,一个男人推着手推车走出来,上面放着鱼缸、富贵竹、小桌子。几条狗跑过,旁边的女人停了一下:“这不是那谁的狗吗?”男人没有停步,走入黑暗里,回了句:“人都这样了,还管狗?”

一个桌子从户外的楼梯上意外掉了下来,发出巨大声响,对面一栋楼里随即传来孩子哭声。人们愣了一下:“怎么那栋楼里面还有人住,不是早搬走了吗?”唏嘘不已。

人们相互转发了几段视频:沿街的门店被清空,厨师站在街上不知所措;工人们拎着行李排队离开,甚是“壮观”。那是往年春节前才有的大迁徙,但这次提前了。


附近任何一家店,都不再提供煤气罐了。本报记者郝成摄影

夜里10点,人们在告别。女人们相约再见,提醒多发彼此孩子的照片。男人们话不多,相互递烟。“还差一场酒。”“那是,还差一场酒。”

一队黑衣人正在村委集合,搬家车经过时,车里的人探头望着。不远处,就是那场带走19个生命的大火现场,那是一个叫“聚福缘公寓”的院落,比他们离开的那些要大很多。

冷风中,弯月已沉落,走出巷子,漆黑,无声。


三名男子拎着洗漱用品去新的住宿点。本报记者郝成摄影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