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火灾:北京边缘的幸存者
2017-11-20 10:03:47作者:郭婧婷 张晓迪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郭婧婷 张晓迪 北京报道

“我一拉开门,就看见黑色的烟扑了过来,整个人就开始晕了,然后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11月19日的深夜,在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时,劫后余生的周女士,回忆起火灾发生的瞬间仍然心有余悸。她是一位“11·18火灾”中的幸存者。

据新华社报道,11月18日 ,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火灾导致19人死亡,8人受伤。


“11·18”火灾现场。本报记者 张晓迪/ 摄影

火灾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吉宁立即赶赴现场指挥抢救处置。蔡奇要求,全力做好现场搜救和伤者救治,做好善后工作,由市里牵头成立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责任。要举一反三,立即在全市进行大排查,一村一村、一院一院地毯式摸排,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

同时表示,要进一步关闭村镇工业大院,清除违法经营。每个区每个单位都要负起主体责任,确保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

火灾发生地新建村所在的西红门镇,位于北京南五环与六环之间的大兴区,距离北京主城区25公里,这里是北京轻纺服装产业基地,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整个地区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服装生产厂,工商资料显示,这个地区有82家服装制造企业,其中新建一村有22家。以劳动力密集为特点的服装加工业吸引着务工人员涌入,而周边村民将自己房屋随之加盖,改造为公寓出租给这些务工人员,逐渐形成了工业和公寓混杂的工业大院。

今年45岁的周女士和丈夫来自湖北荆州,半年前,因为家中欠债,周女士也来到丈夫打工的服装厂,做起一名流水线工人。火灾后发生前,周女士下班回到住处,准备休息,忽然闻到一股橡胶烧焦的味道,打开门后,才发现外边着火了。


火灾所在村街景。本报记者郭靖婷/摄影

“我一拉开门,就看见黑色的烟扑了过来,整个人就开始晕了,然后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周女士描述,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烟是黑烟,特别刺鼻,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就像非洲人一样,全身都黑了”。

周女士回忆,“觉得当时呼吸都困难,作呕,吐了好几次,嘴巴和鼻子里都是黑的。”

周女士的丈夫王先生称,火灾发生后,他在100米处的地方就闻到了味道,“就像皮鞋点着了”。根据王先生和周女士介绍,他们所在的公寓地下一层是仓库,平时经常看到货车从里边拉货,而一楼则是皮衣制衣厂。

火灾后,周女士和丈夫无处可去,悄悄回到打工的厂房里待了一夜。

《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探访现场,火灾发生地聚福缘公寓周围拉起警戒线,有多人看守。周边住户告诉记者,聚福缘公寓的地下管道同旁边多个公寓有连通。

有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聚福缘公寓曾是一家超市,后来才改建为公寓。

距离事发地往东300米处是新建一村内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商业街,这里散布小商铺、服装厂、公寓和饭馆。

“我先去亲戚家住一晚,再找房子”。来自山东的刘女士搬着一个大纸箱,站在马路边等车。

已正式入冬的北京,入夜后气温下降到了零下6摄氏度,金服大道和鼎业路交汇处,新建一村牌坊下一片坑洼处,积满了水,水结了冰碴,牌坊内的一个建筑物在火灾后已经被推为废墟。

街边的蔬菜水果摊随意散乱在路边,商铺里已被停电,墙上贴满了“挥泪甩卖”、“拆迁大减价”等字样,在昏暗的镁光灯下,尚有住处的人们在商铺里和老板讨价还价,而另一部分则像刘女士一样,拉着皮箱。

一年前,刘女士来到北京,在新建一村附近一家名为帅源时装的公司做了一名熨烫工,每月工资3700元。刘女士一直住在新建一村的一家带公寓里,每月只需付600元房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