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晨向证监会举报 齐鲁证券“违规代销”疑问难消
2017-09-16 13:06:45作者:罗辑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本报记者罗辑成都报道

9月15日,彭晨到中国证监会信访,并递交举报材料,其中主要阐述了其所涉案件可能会带来证券金融系统的法律风险。鉴于彭晨举报事项的重要性,证监会特别对其开启“绿色通道”。

事情缘起于2012年券商创新大会召开后,彭晨任职机构齐鲁证券(后更名为“中泰证券”)决策层及其直属领导主导布置了积极和外部私募证券投资机构展开各类有金融合法手续的金融创新,其中一款“合伙企业+基金专户”的创新产品因私募机构运作而致产品亏损。最终时任齐鲁证券零售业务总部副总的彭晨因该产品被诉以“个人非法吸存罪”。今年上半年,“彭晨案”被发回重审,9月19日即将重新开庭。

彭晨及其代理律师提出,由于该产品的链条非常长,涉及不少大型金融机构,且该产品的发售、运作为这些机构带来了相应收益,如果产品被认为是非吸产品,那么通过这些产品获得收益的机构或也面临涉及刑事罪的风险。更进一步,该案件将券商违规代销私募产品的情况纳入到非吸罪范畴,这也将证券机构或证券从业人员的“违规行为”上升到“刑事犯罪”的层面。

大量机构介入合作

“该产品的链条是:通过齐鲁证券营业部吸收客户,与首善财富合作成立结构化的有限合伙企业,然后与公募基金合作设立基金专户,资金由银行托管,具体投向中涉及的期货产品则还需与期货公司合作。”彭晨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及,据其统计,这些合作机构除齐鲁证券、首善集团外,还有长安基金、工银瑞信、鲁证期货、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广发银行等,“这些机构均获得了产品发售、运作中的相应收益”。

在彭晨及其代理律师看来,如果彭晨个人要为这一产品的设计、运作背负上刑事责任,那这些产品背后如此庞大的利益链条、直接获得收益的机构,也难逃干系。“我并未从这些产品中获得任何不当收益。”彭晨提及,“直接因这些产品获得收益的是各级机构。”

据彭晨提供的材料显示,齐鲁证券直接获得佣金及销售服务费近800万元;长安基金、工银瑞信等公募基金获得管理费用;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获得托管费。

此外,根据一审中涉案人员所述(详见一审、山东莱芜市钢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上述“有限合伙+基金专户”的程序为先建立基金专线、开设基金席位,合伙企业与基金公司签订购买合同,基金公司到证监会备案,5天内将这一签订的资管合同交给齐鲁证券,齐鲁证券走用印流程,之后资金进入齐鲁证券交易席位,交易开始。“这个过程中,席位租用是券商与基金公司协商,签署席位租用协议。涉案产品由基金公司、托管银行、证券公司、期货公司、投资公司五方面合作完成。”该人士提及,为了实施操作,首善公司与基金信托公司需要建立交易专线,这涉及长安基金、华宸未来、工银瑞信三家基金,而其“都是谈的前端扣费,费用包括银行托管费、投顾交易规定提成和管理费、募集营销费用,共计占募集资金的5.5%”。

更让人不能忽视的是,上述被纳入到彭晨案的产品共计十只,其总规模并非一审中提及的1.61亿元,而是8.7亿元。1.61亿元仅仅是来自齐鲁证券客户的优先级资金。

“产品自始至终就是一个整体,无法割裂。”彭晨的疑问是,如果募集优先级的机构个人涉非吸,做劣后和产品运作的私募公司相关负责人个人也涉非吸,从法理上说,涉案产品是否可以被判为一半为非法吸存罪,一半不是?如果不能,那么上述得到直接利益的机构该承担何种责任?

同时,上述涉案人士还提供更进一步的消息称,涉案类型的产品实际上选择了五家证券公司募集,最终包括齐鲁证券在内,共有三家券商募集成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