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破产五年质疑难解:株洲厂区变二手车市场
2017-09-15 09:29:4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破产、反腐旧账难了

上述原高管认为,破产重整只针对“头部”,却不顾“身子”的操作方式,本身即会留下诸多问题。据此前报道,太子奶在多地拥有分公司,一些外省公司并未被纳入破产重整范围。

此外,债权人则将质疑聚焦于破产过程中诸多细节:破产只涉及太子奶株洲生产基地等分公司,省外四个生产基地却未被纳入。其中北京太子奶厂200亩土地及5万平方米厂房和诸多设备为何未能纳入破产范围;债权人调查认为黄冈太子奶厂区设备等遭闲置;成都厂房设备处理被质疑;昆山1380万元预付款未被收回。

在债权人提出的诸多质疑中,除去涉及破产本身之外,更指向花旗银行等债务问题,认为其最终拿走数亿元现金,还对诸多太子奶资产进行了冻结。此外,债务申报中,包括创始人李途纯等在内的诸多债务申报并未被列入,而破产过程也被指出存在诸多不合法规之处,比如缺乏股东、法定代表人签字。

对于接盘的三元和新华联,债权人则指其当初出资7.15亿元是否恰当,新华联在株洲当地低价获得上千亩土地用于开发,获利与付出是否对等。太子奶原拥有的诸多商标价值始终未见确认。

记者从株洲当地政府官员处证实,原太子奶株洲工厂,其中部分已变为二手车市场。他还证实,目前用于生产太子奶产品的厂区,仅为原产区四分之一左右。“过去是四个厂区,每个大概是4万平方米,现在一部分被政府收回,一部分租出去了。”

“文迪波等人在高科奶业2009年托管太子奶后,仅仅几个月,就引进上海和北京两家空壳公司将高科奶业的国有股权变更为私人控股。其中新增的2000万元资本,多数均由株洲当地官员出资,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和侵占民营资产。”原太子奶高管称,这一举报,早在五年前即已出现,但迄今无任何回应。

债权人计算认为,株洲太子奶三家企业(湖南太子奶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太子奶供销有限公司)债务被确认为11亿元,以破产管理小组7.9%的补偿标准计算,其补偿不到1亿元,这也意味着尚有大量资金在破产管理账户上。

“无非是两类账,一是钱,这个由破产管理人来算清楚,至少,应该对债权人公开;另一类账,就是整个太子奶事件中存在那么多举报,有没有调查,有没有结果?这个应该对社会公开。”原太子奶高管认为。

“李途纯,太子奶,肯定是民营企业这些年的一个标本,罕见。但破产本身是有很多问题的,有关部门应该给予一个更为清晰的说明。”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称,作为创始人,李途纯虽然被媒体描述为“第一个无罪释放的民营企业家”,但李途纯在被抓之后,发生诸多变故,其中涉嫌违法之处不少,但至今却未能纠正,令人遗憾。

法律程序启动未竟

对外公布的《太子奶重整计划草案》显示,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与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将作为投资人参与太子奶的重整。重整计划生效后,联合体将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全部债务,并获得重整后的湖南太子奶、株洲太子奶、供销公司100%股权,以及太子奶的全部重整资产。

在李途纯看来,由法院裁决的太子奶重整计划,至今并未完善执行,而自己作为创始人,所持太子奶的股权在自己未签字同意的情况下被强制转让实属违法。“撤销省商务局的中外合资,终止企业章程,决定太子奶的股权由新华联和北京三元持有,就凭这个东西决定股权变更,这样的变更是否有效?”李途纯质疑道。

时至今日,李途纯仍坚信,太子奶是被破产的:“真正破产的企业应该是资不抵债的,太子奶被确认的债务为11个亿,可以卖的资产却有28个亿,债务远远低于资产。”另据李途纯出示证明破产太子奶涉嫌违法的证据,太子奶破产是由占总负债不足0.3%的三个小债权人提出的,其认为这一做法也违反了破产法的规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