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破产五年质疑难解:株洲厂区变二手车市场
2017-09-15 09:29:4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郝成 王珂谨 北京报道

被三元与新华联接管五年后,债权人与原高管质疑太子奶重整存在诸多疑点。株洲政府人士则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原太子奶株洲工厂部分已变为二手车市场。

近日,有债权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报料称,过去五年中,始终未见公布资产、资金情况,另指五年前即已出现的相关举报,迄今未有答复。而太子奶原高管则指破产重整仅针对太子奶“头部”企业,导致诸多问题难解。

太子奶系列事件中,地方官员文迪波于2011年7月被双规,后因受贿等获刑九年。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则在文迪波被双规后数月,结束一年多牢狱,被媒体描述为“首个失去自由却最终无罪的民营企业家”。

但2012年三元与新华联出资接管之后,太子奶相关事件再无更多进展。传奇企业家李途纯亦再未接受媒体采访。但媒体至今仍热衷“复盘”太子奶事件,亦将李作为一个样本加以关注。

“李途纯,太子奶,肯定是民营企业这些年的一个标本,罕见。但破产本身是有很多问题的,有关部门应该给予一个更为清晰的说明。”李途纯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称。

截至发稿,本报记者未能从当地法院、政府及破产管理人处得到采访回复。

“破产管理人”远走海外?

官员文迪波入狱,创始人李途纯获得自由,三元与新华联入主太子奶。但除此之外,当年众多贪腐举报,并无更多回音。

太子奶系列事件肇始于2008年。彼时,作为发酵乳酸菌领域领头企业,太子奶在2007年销售收入超30亿元,利润超5亿元,在中国乳酸菌饮料市场占有率高达76.2%。

也是在2007年底,太子奶获得英联投资、摩根士丹利、高盛等三大国际投行的主动注资,并启动上市计划。几乎同一时期,花旗银行联合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合作银行等国际六大财团,亦主动提供无抵押贷款。

但国际金融危机、三聚氰胺事件随即出现。以花旗为首的国际投行纷纷逼债,也在此时,流传颇广的一种说法出现:2007年李途纯组建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签署引资协议时,还随签了一份风险巨大的“对赌协议”,即收到7300万美元注资后的前3年,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调整(降低)对方股权;如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

此后,太子奶陷入困境。先后有多方介入,其中株洲地方政府在2009年以湖南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租赁”太子奶,介入最久。时任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系政府官员,属“拯救”太子奶直接负责人。

但太子奶此后并未好转,反有恶化之势。2010年6月21日,湖南株洲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但太子奶的接管者文迪波也遭举报:指其在广告款方面有巨额利益输送;涉嫌将高科奶业变成民企控股60%的企业;被疑私刻公章,将太子奶重要商标转至自己控股的高科奶业名下。

在李途纯被控制一年后,2011年7月,文迪波被双规,随后因受贿等获刑九年。李途纯则在2012年1月20日获得自由。

期间,2011年末,当地法院发布信息称太子奶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接盘者为奶业巨头三元和湖南地产巨头新华联。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成为破产管理人。

但记者从多方了解到,最初的破产管理人中的牵头人,已经远走加拿大多年。而根据最初约定,破产管理人的整体代理费用,据称高达2000万元。

“破产对象,只破头。破产管理人,走了头儿。”有太子奶原高管出示相关法律文书显示,太子奶诸多企业中,仅部分“牵头企业”被纳入破产范围,其他企业并未划入。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