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晨案”重审9月19日开庭 管辖权异议问题暂无答复
2017-09-12 20:52:0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罗辑 成都报道

9月1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彭晨处获悉,其已于今日收到莱芜市钢城区人民法院下发传票,传唤其于9月19日到庭,“彭晨案”重审即在当日开庭。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自一审起就备受争议的管辖权异议仍未得到明确处理意见。由于管辖权是审判权的基础和前提,所以也因为这一管辖权异议,曾引起一审程序争议,即一审在未明确是否具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做出了相应判决。

刑事案件由犯罪地法院管辖

具体来看,彭晨代理律师中兆律师事务所李江、袁军律师认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管辖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管辖权是刑事立案的基础。没有管辖权,就不能立案侦查,而是否有权立案侦查则直接影响到侦查机关收集证据的合法性。”

然而,在“彭晨案”中,公诉机关向一审法院提出,因莱钢股份炼铁厂职工苏某到山东省银山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称其在莱芜市钢城区齐鲁证券府前大街营业部购买的一份理财产品(为“彭晨案”涉案产品之一)无法兑付,山东省银山公安局直属分局以非法吸存罪立案侦查,此后该案件由山东省银山公安局移送莱芜市钢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5年3月13日,彭晨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起诉至钢城区人民法院。

也就是说,其中管辖权的逻辑是,莱钢职工在何处购买的理财产品,何处即为犯罪行为实施地,由当地法院管辖。

但是,既然有行为的实施,就应该有行为的实施方,而从上述叙述来看,“行为的实施方应是齐鲁证券或其这一营业部。”李江、袁军律师指出,管辖权的疑问就在于此,“公诉人指出银山公安局据以管辖的犯罪行为是‘有莱钢职工在齐鲁证券莱芜府前大街营业部签订入伙协议’,那实际上报案人所控告的对象是齐鲁证券或齐鲁证券莱芜府前大街营业部,即具有售出理财产品犯罪行为的实施机构。这意味,如果以此为管辖权判断,那么只有当犯罪方是齐鲁证券才能成立。”

不过,从记者获得的大量资料显示,当时公安机关并未对上述直接实施机构立案,而是对彭晨个人进行立案侦查(苏某报案全程都未提及彭晨)。而当对个人立案时,袁军律师指出,对犯罪行为实施地的判断是不同于上述逻辑的。

“如果彭晨作为自然人实施了犯罪,应当由行为地司法机关管辖。而从本案事实来看,彭晨个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从未到过莱芜,也没到过莱芜营业部,更没有以个人名义在莱芜实施过任何与本案有关的行为。其作为自然人此前实施的任何有可能构成犯罪的行为均是在莱芜以外的地方完成的,也就是说,犯罪行为地不可能在莱芜。在此情况下,钢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

立案逻辑链指向单位犯罪

“目前的逻辑非常清晰,即如果按莱钢职工报案来判断管辖权,那么只有当该犯罪是齐鲁证券单位行为的时候,才能成立。”袁军律师告诉记者。

根据记者获得的一份辩护词以及从李江、袁军律师处获悉,实际上,犯罪行为地的确定与犯罪行为的实施者密不可分,在“彭晨案”中,当犯罪行为地确认为莱芜市钢城区,即上述投资者苏某购买理财产品的营业部所在地时,犯罪行为实施者理应被认定为这一机构。

“由于莱钢职工是基于齐鲁证券营业部工作人员的销售行为于该营业部签订了入伙协议,公诉机关认为该销售行为是犯罪的一部分,那么也只有确定本案系齐鲁证券单位犯罪的情况下,银山公安局才对本案具有立案管辖权。鉴于此,辩护人认为,本案如果追加齐鲁证券为被告,则本案由钢城区人民法院管辖并无不当,但在检察机关坚持以彭晨自然人犯罪提起公诉的情况下,则钢城区司法机关就对本案没有司法管辖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