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标”和“资金”严控剖腹产率
2017-09-08 23:05:13作者: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本报记者 郝成 榆林绥德 报道

或许很少有人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在2015年时曾专门针对剖宫产问题发出声明,强调不应将剖宫产率控制在特定水平,因为剖宫产对健康的影响,尚需进一步研究。

但《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诸多文件中发现,我国卫计委正在以考核方式推进控制剖宫产率。而陕西卫生厅官员曾在公开讲话中指出,由于剖宫产的补贴高于顺产,会导致资金“包不住”,而该省一些县的巨大剖宫产率落幅,曾引起世卫组织“关注”。

此外,据媒体报道,2016年,安徽某医院因剖腹产“指标”用完,拒收产妇,被当地卫计委责令整顿。比对各级“指标”不难发现,其存在层层加码的情况,即越往基层,剖宫产率越被严格控制。

9月7日晚,榆林市卫计局公布调查结果称,产妇马某跳楼之前,医院方面曾建议剖宫产。但马某家属此前称,医院方面在对马某检查后表示不需要剖宫产。

残酷的“指标”

因为生第一胎系剖腹产,曹女士在2016年9月走入宁国市中医院,准备剖腹产第二胎,但这家在2月份就为曹女士建档的医院却表示,已经用完“指标”:“再接收需要罚款2000多元,是要倒贴钱的。说市人民医院的指标多些,让我们去那里生。”

当地媒体曝光了这一事件,且从当地卫计委证实了“指标”的存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媒体:“我国的剖宫产率居高不下,超过国际警戒线。省卫计委也颁布了控制剖宫产率的文件,但怎么执行,每个县市都有自己的手段,手段(指超出指标罚款)不是目的,都是为了降低剖腹产率。”

此后,当地卫计委对宁国市中医院责令整顿。

事实上,关于“指标”,大量出现在国网媒体报道中。如《昆明日报》在2016年2月即刊发报道指出,云南省对昆明市下达的指标为35%,而昆明自己制定的剖宫产率则为32.21%;《每日新报》2010年1月报道,天津为了严控剖腹产率,“如果发现医疗机构不严格限制剖宫产比例将延缓校验,这就意味着该医疗机构不能再开设产科”;2011年,天津将剖宫产率较高的医院列名单进行曝光……

2010年10月至11月,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湖南宁乡县人民医院发生两起胎儿出生后离奇死亡的事件。两起事件中,家属均曾多次要求剖腹产,但医院被指迟迟未进行手术。彼时,宁乡县卫生局业务科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称:“卫生部对剖腹产和平产确实有比例规定,宁乡县规定剖腹产比例应控制在35%以内。”

检索不难发现,多地卫生部门曾公开表态严控指标,对超标医院和地区进行处罚。而《中国经营报》9月6日刊发报道指出,国家卫计委曾多次发文强调要控制剖宫产率,并将其纳入相应考核。此次出事的榆林市第一医院通过了考核,进入卫计委“爱婴医院”,考核办法中控制剖宫产率相应项目合计占10分。(详见《榆林产妇跳楼背后:严控剖宫产是重要考核指标》)

资金“包不住”

陕西在控制剖腹产方面的变化,曾一度引起世卫组织关注。

“全省妇幼保健机构接产人数占到总数的1/4,农村孕产妇剖宫产率平均控制在25%以下。高陵县剖宫产率降至19.4%,眉县剖宫产率由51%降至17.3%,引起世界卫生组织关注。”

据陕西省《政务通报》(2011)6期,在2011年初,时任卫生厅副厅长黄立勋在“2011年全省妇社与健教工作会议上”,讲到上述内容。他还提到,陕西农村剖宫产率从2007年的33%控制下降到2010年的26%,均提前实现了“十一五”规划目标。

但记者暂时无法查证来自世卫组织的“关注”究竟意指何方。据《陕西日报》2011年1月报道,该省镇安县剖宫产率降到15%,比上述眉县的17.3%更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