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府归属听证异议到期
2017-08-29 20:08:04作者:晏耀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晏耀斌  北京报道

尽管最高法以“恶意违约”判决解除了信达投资和北京庄胜的合约,但围绕国安府“归属”问题,多方展开对决。目前,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提出的执行异议申请走完了法定期限。

国安府位于北京宣武门向南不到千米,庄胜崇光百货东侧,属于二环内的绝版“黄金地块”。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判决信达投资“恶意违约”,解除了信达投资和北京庄胜的合约,要求信达投资支付违约金10亿元,且中信国安府项目公司——信达置业在10日内将全部项目权益返还给北京庄胜。(详见本报报道《国安府的秘密》)

4月5日,北京庄胜向北京高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北京高院审查受理后交由北京市三中院办理。

信达投资是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庄胜则是入籍秘鲁的华商周建和的企业,信达置业作为国安府的项目公司。

最高法的判决书显示,北京庄胜与信达投资达成债务重组后,在北京庄胜未参股信达置业20%股权前,信达投资不得转让股权。根据协议约定,北京庄胜应参股项目公司的20%,在参股项目公司之前,项目公司应为信达投资的全资附属子公司。

最高法查明,尽管北京庄胜强烈反对,信达投资仍以13.6亿元的价格挂牌出让了信达置业的100%股权。基于合同纠纷中的契约精神和意思自治,最高法最终做出了解除协议返还权益,且信达投资支付10亿元违约金的判决。

北京庄胜提出强制执行后,4月20日,中信国安向北京高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要求终止执行,北京庄胜于5月23日接到听证传票。6月2日,北京三中院就上述执行异议召开听证会。北京庄胜参加庭审的工作人员向《中国经营报》介绍,“法院并未当庭就执行异议做出裁定,裁定前法院将暂停执行。”

《中国经营报》获得的中信国安执行异议申请显示,中信国安持有项目公司(信达置业)100%股权,对项目公司和A-G地块享有绝对的控制权和主导权,是A-G地块项目的实际权益人。“中信国安是经过公开法定程序、善意接收了A-G地块项目。”

作为信达置业的实际控制人,中信国安表示自己在接手庄胜二期A-G地块后,已对其投入巨额资金及大量人力、物力,完成了土地拆迁、七通一平,取得整体项目的立项批复、规划、施工等文件和证照,实际支出成本约200亿元。

中信国安认为,最高法的判决不具有执行性。“如果对现状条件下的A-G地块项目权益和项目资料强制执行,将会对中信国安造成极大的不公,造成中信国安的巨额损失,最终造成国有资产的巨额流失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实际上,根据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11月摘牌时,中信国安是中信集团全资国有企业。而两年后的2014年8月,中信国安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后,100%国有股权已经降为20.945%。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培忠则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遵守了合同法,合同解除后返还的权益不仅局限于原有的合同权利,也包括其所指向的、履行过程中衍生的必然权益,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返还与目标地块相关的一切权益完全正确,执行中不应存在任何疑义。“既有利于保护守约当事人,又有利于社会整体。”

根据《北京市法院执行听证程序规则》第六条规定,听证应当遵循公正与效率相统一的原则。除涉外案件以外,听证一般应在两个月内完成。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执行庭(办)庭长(主任)批准,可以延长一个月。

执行异议已过去4个月,双方博弈的结果仍未水落石出。然而在最高法判决后、执行异议中,国安府所在A-G地块的开发还在进行中。8月2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A-G的土方和地基正在施工。有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最高法做出判决后,D地块的施工紧急启动。“等我查清楚准确时间后告诉你。”国安府项目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之后并无下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