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豚独家回应举牌爱建始末 澄清被举报、资金来源、提案被否三大疑问
2017-06-26 22:04:56作者:罗辑 顾梦轩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罗辑、顾梦轩 上海、成都报道

爱建集团(600643.SH)股权之争对决已行至高潮。

一方面,在“正面战场”上,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基金公司”)16亿保证金已“躺入”相应账户十余天,只待要约收购正式推进;爱建集团突然发难而推出的资产重组方案也披露了资产标的大致情况,看上去还将继续停牌,以拖延战拉高收购方的资金成本。

另一方面,“侧面战场”的多个小战役也在不断推进,如近日爆出的举报信、上海华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豚企业”)提出“罢免王均金”的临时提案、再到该提案被否等。无论哪一个战场、哪一场战役,胜负都将给对手致命一击。

6月25日,在爱建集团首次披露重组标细节的第二天,华豚企业相关负责人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详解从举牌爱建集团至要约收购始末,并且对市场关注的几大焦点问题:举牌资金来源、“被举报”事件,以及最近发生的股东大会临时提案被否等事件的原委一一进行了详细披露。

举牌资金确为自有

从争夺爱建集团控制权之初,华豚企业举牌资金来源一直成为对手的“攻击点”。爱建集团一早就披露称,其甚至涉及“举报”。日前,举报具体内容被媒体披露。实名举报人直指华豚企业股东之一的华豚集团,在对华豚企业增资时,涉嫌违规募集资金并存在挪用行为。

对于这一情况,华豚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华豚企业有三个股东,广东基金的全资子公司汇垠天粤(33.3%)、华豚集团(33.3%),还有顾颉(自然人股东,33.4%)。举牌爱建集团以及拟用于增持的资金是三方的自有资金。”同时,华豚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总经理、法人均为顾颉,华豚集团只是华豚企业的投资方,没有“华豚系”一说。

上述负责人强调,“对华豚企业来说,无论华豚集团对华豚企业增资的资金来自哪里都不影响华豚企业举牌爱建集团。因为在法律层面,这(股东增资所用资金和公司举牌所用资金)是两个概念。”

对此,了解收购情况的某专业律师提及,“华豚企业用于举牌的资金是股东缴纳的资本金,并非使用股东自身的资金。

即便互不影响,华豚集团方面相关人士仍就具体事实告诉记者,媒体披露出的举报内容根本是子虚乌有。

“华豚集团2014年成立金融服务公司,闵凯波是第二大股东。因为其宣称自己运营管理经验丰富,并取得了集团信任,集团就把该金服公司交由闵凯波运营。去年年底集团发现,闵凯波使用华豚金服500万资金收购的海南融信,实际是一家由他本人实际控制的壳公司”华豚集团相关人士谈及上述举报情况时提及,“集团在今年2月初开始清理整顿华豚金服,在审计过程发现许多账目有问题。此外,在上述清查期间,我们通过监控录像发现,闵凯波及员工把核心账目源程序电脑主机芯片带走,3月13日相关部门已就该情况立案。”

“关于举报这件事(集团)一直不知情,直到6月21日被媒体曝出,我们才知道。实际上,华豚金服公司在2月份已经停止运营了。5月4日做的司法审计。”前述相关人士提及,举报内容并不属实,“华豚集团资金是合法合规注资华豚企业。”

必须提及的是,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并非目前市场此前认为的国泰君安前高管“顾颉”,两人仅是同名而已。根据履历,此顾颉为上海哲崇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新华成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举牌到要约”始末

回顾爱建集团股权之争,最初战斗打响,是华豚企业在二级市场突然出手买入爱建集团股权,短短半月至举牌线,并在权益变更公告中直言要改组董事会。这一“激进”的态度令市场哗然,暂且不提爱建集团持有金融牌照等自身价值,仅就华豚在均瑶集团已经入主近两年、定增方案已经上报的情况下贸然出手,究竟是出于何种形势判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华豚独家回应举牌爱建始末 澄清被举报、资金来源...

从争夺爱建集团控制权之初,华豚企业举牌资金来源一直成为对手的“攻击点”。日前,实名举报人直指华豚企业股东之一的华豚集团..[详情]

审计署:新能源车企“骗补”16亿元 30家年销量不足500辆

自2016年12月至今年2月底,在审计抽查的13家汽车生产车企中,部分车企瞄准新能源补贴政策设计生产车辆,有些企业甚至通过关联..[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