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上海公司拖欠司机巨额款项遭“围堵”
2017-04-18 21:46:40作者:熊晓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熊晓辉 上海报道

4月17日晚,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公开信“谴责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遭到乐视方面的“强烈谴责”,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农夫和蛇”的口水战。

隔空对战之下,是易到司机们艰难的维权。4月18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赶到了位于隆昌路的易到上海公司。公司大门已经上锁,20多名司机仍然堵在门口不肯离去。

按照易到司机们的说法,易到上海公司的注册司机有40万人,活跃司机至少有10万人,平均每名司机欠费两万,以此计算,易到累积拖欠金额或高达20亿元。“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易到归乐视在运作,贾跃亭会管司机死活吗?”一位易到司机表示。

约一个半月前开始发生提现困难

4月18日下午三点半,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司机们,有些仍然不肯散去,堵在隆昌路易到上海公司门口的司机还有20多人。

“一大早就来了,早上有两三百号人,还拉了横幅。”易到司机房师傅告诉本报记者。他是一周前开始跑到易到上海公司来催讨欠款的,据称易到欠了他2.7万元。“当时他们说,易到在对接系统,要第二天10点钟再提现试试,听说有的司机能提出来。但是我从十点提到现在,都没有反应,提不出来。”

从司机们的回答来看,普遍在一个半月到两个月之前开始发生提现困难的现象。“我停开两个星期,每天两百到三百的费用,两个星期四千多块损失。”房师傅说。

旁边另一位司机拿着手机向记者展示其易到APP上的欠款。在“我的钱包”里显示,可提现金额为29529.64元,即将到账7468.04元。最下面一行的“累计提现”显示,这位师傅已经提现了近20万元。

“少的两三万,最多的有五万多。”房师傅说。按照易到的规则,提现需要间隔10天。也就是说,1号开始接单,当天的收入要压10天才可以结算审核,等到11号才能把1号的收入提出来,以此类推。因为每一笔提现会产生1块钱的手续费,司机们一般都会攒到四五千元再集中提现一次,付油钱和每个月的车租。

按照易到司机们的说法,易到上海公司的注册司机有40万人,活跃司机至少有10万人,平均每名司机欠费两万,以此计算,易到累积拖欠金额或高达20亿元。

这一说法未能得到易到上海公司相关人士的应证。但可供参考的是去年底易到在上海市《网约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细则》正式对外发布之后公布的一组数据。“目前,易到平台注册用户已超过数千万,平台注册司机超过400万。”以北京上海市场的重要性而言,上海注册司机数量40万并不为虚。

相比周航所称“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易到拖欠司机和用户的钱款可能是一个更为巨大的天文数字。有司机还表示:“欠用户的钱还远不止这个数,但是用户们根本不知道易到上海公司在哪里。易到这样拖欠司机和用户的钱,会引发群体事件,造成社会不稳。”

“现在已经没有司机愿意上路跑车了”

4月18日,上海隆昌路619号,易到上海公司的大门紧锁。隔着玻璃大门可以看到易到的前台,上面写着“共享汽车生态”几个大字。

对于司机催讨的处理,上述司机告诉本报记者,易到上海公司拿不出解决办法,只是拿出一张单子,让司机填写信息备案,说是要报备到北京,一个月后打款。

记者在司机手里看到一张“付款通知单”,上面写着“单位: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付款金额、“用途:用于线下提现,司机姓名”以及“财务部:我司承诺自签字之日起第31日结清款项”等字样,通知单下方盖着“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

“我们现在不相信他,万一一个月之后宣布倒闭呢?”房师傅告诉记者,通知单上抬头和公章都是“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和手机APP上公司名字不一样,签这个东西要按手印,就相当于签协议了。万一明天倒闭了,我们找谁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