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斐资产再申请冻结 汇丰银行斥辉山乳业已违约
2017-04-14 20:25:31作者:荆丽娟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荆丽娟 上海报道

诺亚财富(NOAH.N)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针对辉山乳业(06863.HK)的资产冻结行动上演了剧情反转。辉山乳业近日收到了上海法院一纸冻结令,冻结辉山乳业在香港资产的申请被香港法院拒绝后,歌斐资产取道上海法院的冻结申请得偿所愿。

为了解事态最新进展,《中国经营报》记者向诺亚财富方面进行求证,诺亚财富相关人士表示,“辉山乳业正在处置过程中,不方便回应。”而对于公司旗下涉及辉山乳业私募产品到期善后处置问题,诺亚财富回应记者表示,“私募投资相关沟通仅针对客户”。

二次申请资产冻结

4月10日晚间,深陷百亿债务漩涡的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上周至本公告日下午五时正期间,本集团注意到法院文件,据此歌斐已向上海法院申请冻结本公司、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杨凯先生及其妻子的资产,金额达指称对其结欠的负债(即人民币546067382.89元)。

辉山乳业在公告中特别指出,“该等于上海的诉讼程序是由本公司日期为2017年3月31日之公告所述的同一债权人就其相同主张而发起的。”原则上,上海法院已经裁定冻结上述受制于该申请的各方的现金资产或其他等值资产,金额共计人民币546067382.89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有关裁定须伴随指定扣押令方会生效。

公告中,辉山乳业表示公司已注意到限制其出售股权的指定扣押令涉及6家公司,其中,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受限于冻结令的注册资本金额为2.4亿美元,辉山乳业销售有限公司、辉山实业发展(辽宁)有限公司、辉山新能源科技(辽宁)有限公司、辉山(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辉山(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受限于冻结令的注册资本金额则分别为16.22亿元人民币、1亿元人民币、1亿元人民币、3亿元人民币和1.7亿元人民币。

辉山乳业表示,公司并不知悉集团的任何其他资产已因上海法院命令而遭冻结,公司正就上述事宜征询法律意见。

而在此前两周,歌斐资产就曾向香港法院提出过冻结申请。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发布的《香港法院拒绝冻结本公司香港资产的申请》公告显示,公司在3月30日注意到,经参考向法院提交的法庭文件,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Gopher Asset Management Co., Ltd)已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辉山乳业及杨凯、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在香港的资产,以协助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向杨凯、其夫人和本公司提起的法律诉讼。

辉山乳业在当时的公告中披露,根据法庭文件显示,冻结辉山乳业于香港的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该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歌斐资产在申请中声称,其为辉山乳业在中国内地一间附属公司的债权人, 且辉山乳业就该笔约5.46亿元人民币的债务作出担保。

此次申请冻结相关资产后,被辉山乳业牵连其中的诺亚财富和歌斐资产还将采取哪些新的举措,尚且不得而知。专注港股研究的机构人士表示,辉山乳业的债务杠杆高企,理清辉山乳业的财务实际状况,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辉山乳业表示,公司股份已于2017年3月24日下午1时正起停牌,直到董事会能够确定公司最新的财务状况之前,停牌将持续。

遭汇丰银行违约指控

此外,辉山乳业表示,公司还收到了来自汇丰银行的贷款协议违约指控。汇丰银行以代表贷方代理人身份,指控辉山乳业贷款违约。

4月7日,辉山乳业收到一封来自香港上海汇丰银行(以下简称“汇丰银行”)的来函,汇丰银行以一份额度为2亿美元(约1560,000,000港元)的双批次贷款的贷款协议下代表贷方的代理人身份致函,指控辉山乳业未有遵守贷款协议中的若干承诺,并因此声称贷款协议中的违约事件已发生。于公告日期,美元批次的尚未偿清本金金额为1.8亿美元(约1,404,000,000港元),港元批次则为1.56亿港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