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谢子龙:网购药品面临监管难,建议加快《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立法
2017-03-10 12:37:45作者:张春楠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张春楠 北京报道

“虽然国家食药监总局并没有放开对处方药的互联网销售,但实际上搜索后发现很多网上药店都在销售处方药。”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售药监管难且缺乏完善的配套法规体系,建议加快《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立法。

据了解,互联网药品交易因存在隐蔽性强、控制难、取证难等问题一直是监管的重点和难点。去年8月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就因暴露出的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叫停了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

“互联网药品销售政策,既要促进流通,又要加强监管,如果说这种销售脱离了监管视野,可能会对公众健康带来伤害。”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在今年1月份国新办举办的吹风会上如是表示。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22日,CFDA网站显示《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共831张,其中A证(第三方平台)41张、B证(医药工业、流通企业自建的B2B网站)195张、C证(零售连锁申请的B2C网站)598张。在前一日,国务院宣布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平台除外)过去由各省级监管部门负责的B证和C证的审批将被正式取消。

“目前网上药店监管存在各地准入条件、监管要求差异大,专业化物流体系缺失等挑战,”谢子龙称,目前针对网络商品交易的现行《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对药品互联网交易的针对性也不强。

谢子龙举例说,《网络交易管理办法》规定的商品7天内无条件退货对一般商品较为适用,但对于药品则无法保证在顾客手中时的环境条件符合其储存的特殊要求,一旦储存不当将影响药品质量。如果支持无条件退回,可能使不合格药品流入正常的经营渠道,危害巨大。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经出台了《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和《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但由于这两部法规还属于部门规章,无法解决医药电子商务领域的问题。”谢子龙建议,根据互联网药品销售的特点和潜在的问题,制定并完善监管法律体系,使互联网药品销售行为有法可依,比如加快《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立法,更好地指导和规范网上药店的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梁明远也表示现有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等规范性文件立法层级太低,且政出多门,多头执法,存在相互扯皮推诿造成的执法混乱和执法效率低下。

“我认为短期内监管层对医药电商的管理肯定会趋严趋紧。”谢子龙表示,他举例说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并没有放开对处方药的互联网销售,但实际上搜索后发现很多网上药店都在销售处方药。

“因为药品的特殊属性,普通消费者与药品生产企业、药品经营企业、医师及药师之间,对药品的质量、用途及使用方法等,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谢子龙表示,“所以明确互联网药品交易的范围尤为重要,特别是处方药不得上网销售。

而在惩罚机制上,谢子龙则主张对无良企业实施“重罚”,“我建议借鉴西方国家的惩罚性赔偿制度,让‘重罚’成为监督网上药品销售的重要手段。”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两会│谢子龙:网购药品面临监管难,建议加快《互...

“虽然国家食药监总局并没有放开对处方药的互联网销售,但实际上搜索后发现很多网上药店都在销售处方药。”3月10日,全国人大..[详情]

两会︱周小川:货币政策稳定中性 实体经济难融资...

周小川表示,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我们还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即我国的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