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想法的生产
2017-01-20 16:01:55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最近这一两年,我集中关注的一个关键词是“想法”。

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大家今天习以为常的生活,原本不一定这样。我们今天旅行坐飞机,用手机接入无限丰富的信息体系,很多人不再种地,也不用去工厂做工。所有这些都不是原本一定会发生的,都是因为有了不一样的行为,一点点变化而来。这些行为和变化的源头就是想法。

所以,我这些年就开始做一些练习:每看到一件事情或一个器件、现象,如果能打动你,就会想它是从哪儿来的,谁最先想到,又是谁把这个想法变成行动。

这种练习并不难做。

从莱布尼茨的计算器到人的解放

2016年11月我去看德国的工业4.0,第一站是汉诺威,印象最深的是莱布尼茨纪念馆。莱布尼茨已经去世300多年,这充分体现了德国人对知识和学者的尊重。

莱布尼茨被德国人看作他们学术上的高峰,他设计过很多东西,有过很多伟大的贡献,一辈子的手稿有几百个学者在收集,据说要到2018年才能收集齐。馆里展览了他发明的一个计算器,把法国人原来只能加减的计算器变得可以加减乘除。我们考察团很幸运,请一位90岁、终生研究莱布尼茨的教授来专门讲解,其中特别讲到这台机器。

这个计算器的操作今天看起来好简单,可是200多年前就太不简单了。教授说,莱布尼茨当时就有这么一个想法:人不应该做这种重复计算的工作,应该找一个机器把人解放出来。为了这个想法,他投入了12年。

试想一下,人类的劳动在很长时间里价格都没有明显上涨,什么时候开始变贵的?并不是经济发展了劳动力就自然变贵了,是有人创造了机器,用机器武装了人,生产率提高了,其他劳动相比于这种劳动的机会成本才上升的。由此,我对工业1.0、2.0、3.0、4.0都理解了。

再进一步想,为什么莱布尼茨会有这样的想法呢?那个年代德国没有工业化,人便宜得很,计算是个很好的工作,不用晒太阳,不用淋雨。但他认为这是不应该的,不可以的。所以这个想法的可贵在于,他就是要解放人,就是觉得重复性的活动不是人应该做的,人要做创造性的工作,这就是我们今天一直在讲的“以人为本”。

但是莱布尼茨也不是孤立的头脑,整个社会长久的变化如同一个流,他是流中的一部分。这个流往前回溯是欧洲文明的前身古希腊文明、中华文明,以及古埃及文明等,是对文明的一次次传承和复兴。第一场运动就是欧洲对古希腊文明的复兴,再后来是牛顿的科学革命,哥白尼的日心说。通过文艺复兴、宗教革命、科学革命、启蒙运动,一步步摆脱中世纪对人性的压制,找回对人的尊重:人不应该干那些重复性的工作,应该多做创造性的工作,这个想法的流一脉相承,走到今天。

今天我们讲到最时髦的人工智能、互联化,又引出新的问题:所有工作如果都可以由机器来做,人怎么办?这本质上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哲学问题。很多原本就不该由人来做的工作,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得不做,条件成熟以后逐步被替代掉,人类是因此变得没有前途,还是更有前途,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截然不同的想法自然意味着截然不同的结果。

这是我在德国受到的触动和做的练习。

从0到1的创新与从1到N的创新你中有我

第二个练习源于2016年与薛兆丰教授及我们北大国发院校友的美国之行,去硅谷考察了二三十家高科技企业。这次考察不断触动我去思考什么叫新技术?到底什么叫新技术?有个经济学家曾写书讨论技术的本质,他认为:新技术是针对现有目的,采用一个新的不同的原理来实现的技术。

我们在美国看到一款电子眼镜,可以让盲人看见世界。首先来看看这个发明背后的原理,发现真正的因果联系,然后才是用所发现的原理来解决某一个实际问题。科学家发现,人能看见外界并不是通过眼睛,眼睛只是外部图像的接受器,真正成像是在大脑。盲人的眼睛丧失了功能,外部图像无法接收进来,但大脑成像的机能还在。他们开始思考,有没有别的器官可以把信息输入大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