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最好方式是降低制度成本
2016-11-30 15:27:29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当年反复辩论,中院院长做了非常有名的判决:根据专家证词这是一个新技术,非法经营罪证据不足,发回重审。这是当年网络经济很大的事情,变成全国电信政策讨论的话题。电信后来迅速推出IP电话,国家定价一分钟4.8元。

  没有这一场仗,没有制度成本大幅度向右下方移动,没有创新,后面的故事要重写。你再有能耐也不合法。法治不是一个遥远的词。德国很多的创新业务息息相关,同样有这条线的问题。一套制度在一个历史条件下形成,大量的技术创新、市场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要求整个国家的游戏规则、法律的调整变动。

  企业家行为能影响成本曲线

  什么力量推动变动呢?现在都在讲新常态,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去河南视察,最早提法是适应新常态,这是2009年金融危机后美国银行家提出的。别想快速回到之前,时间长了负面效果会出来的,所以新常态所谓是“新”。但是现在新常态讲得这么普遍后,我觉得新常态里有几个词很重要,无论是说从17%降到7%、8%就是新常态。同样的公司销售增长10%,成本增长状态极其不同,没有成本线的博弈,没有不断向右下方移动的成本线,光增长不一定能保障我们实现所谓全面小康。

  再举一个例子。李总理在一次座谈会上,就点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中国的上网资费为什么这么贵呢,网速为什么这么慢呢,你这个问题是一个上游问题,现在一讨论‘互联网+’,谁都要跟网速和上网资费打交道。但是这个费不是在一个完全的市场环境里面形成的,因为如果说市场环境资费高,有人就会冲进去竞争。但是到了像我们这种非常基础的电信,或者它的附加价值服务的时候,我们的这个市场开放程度,还是有限。

  不是说你看见它资费高,就可以提供一个商务进去,给它竞争,把资费降下来,造福于整个市场、整个消费者,是要有总理出面去点。问题我们13亿人口就一个总理,这种制度性成本,弥漫在我们整个商业活动的底部。有人说资费高一点、低一点,有什么关系吗,上网速度快一点、慢一点,有什么关系吗?有很大的关系。

  对成熟企业,资费高一点无所谓,因为他们有能力消化。但是对于所谓万众创新,刚开始的企业,那个资费高一点点,很多愿望就难以实现了,很多起步就起不了了。对于很多企业,好的时候资费高一点,资费可以消化,下行的时候,市场吃紧的时候,这个资费高一点点,有的时候就是生死过不去。

  《乔布斯传》中的一个故事。“有一天乔布斯走到工程师面前,跟他讲,苹果开机速度慢,能不能让他的开机速度降10秒,这个人不理解,有什么意思吗?乔布斯说如果能够救人一命,你愿不愿意把速度降下来?工程师说那可以。全球当时500万人用苹果,如果每次开机都慢10秒,算到一起,3亿秒,等于是一年里头有100个人,100个人的终生生命就耗费掉了。这个工程师一听就懂了。再过两个礼拜去,这个工程师已经把苹果的开机时间,缩短了28秒。”我当年就是看了这个故事去买苹果的。

  上网速度变成了国民经济的战略问题,因为各行各业都要面对这个问题,但是这个资费怎么调下来,是一家企业能够对付的吗?是我们开开会,互相交流经验就能降下来的吗?它涉及到整个所谓体制改革,涉及到大型企业、市场准入,涉及到在维持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怎么让我们一些基础性的服务,物美价廉。这件事情要引起我们在座各位的注意。

  总的来说,现在至少在亚布力调查的企业家信心指数有57,对未来比较看好,乐观的朋友更多,我总的基调也是蛮乐观的。但是到底多少年以后你成为第一经济体?可能性是有的,但是上个老二变成老大了吗?没有。能否达到这个结果取决于我们的行为,所谓行为当中成本曲线是决定性的。中国经济再火红,数据再好,故事再多,成本曲线一定会向上移。最后的结果不是成本曲线向上移,而是我们在竞争当中能不能移得慢一点,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向右下方通过制度创新,把成本曲线通过创新移下来,在不断变动的曲线中,争取成为基业常青的国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