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最好方式是降低制度成本
2016-11-30 15:27:29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这次论坛有一个高端对话是广昌和艾特·凯瑟克。主持人问大陆投资回报率很高6%,香港0.5%,欧盟是2%,你们为什么还要出海投?广昌回答投资回报率确实国内高,所以全球运用的资源是要投回中国来。他讲了一个答案引起我的注意,中国民营企业如何筹资来投,海外筹资成本低。如果在中国筹资,回报率8%,你的资金成本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企业。广昌是有名的大型民营企业,他的筹资在国内就很高,小的民营企业没有10%不行。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国务院急于加强投资。不是中国缺钱,我们是世界上最高的储蓄国家,50%是储蓄,但问题是这个钱进去再出来就是贵。现在最好的是在全球低融资成本的地方筹资到中国来投。

  再有5年10年,这个问题要是不解决,如果我们在整个国民经济成本曲线下,没有跟成本博弈的能力,每家公司谁也跑不掉土地贵,你说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是做商业的企业,制度成本怎么做?我的态度是从历史经验中找。

  中国的民营企业过去是不合法的。第一个民营企业是广东,今天没有多少人记住它的名字。越没人记得住我越要一堂课一堂课的讲下去,要让年轻人知道。广东人要吃活鱼市场没有供应,当时承包经济开始,他包一块水养鱼,供不应求就扩大规模,雇工人数超过8人,这是大问题。当时说雇工7个有点剥削性,超过8个是资本主义。陈志雄雇了二三十个人。事情从县闹到市、省,一直闹到中央,这个查那个查,最后总算没有作为资本主义打下去,但是没有完全合法化。

  今天企业里冒出多少英雄,英雄是时势造的,你再有能耐也要有一套法治。人都有不同的看法,任何人群都有不同的看法,看法不能影响行为,不能随便说这个事不能干。你永远可以有看法,但是哪些行为合法,哪些行为不合法,要经过公开的程序制定,要得到普遍的遵守,没这个东西能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

  当年有个大案子:IT能不能在电信网上跑?1997年,当时打一个长途电话32块钱一分钟,打电话跟打电报一样要起草稿子,要算时间的。32块一分钟,我是1995年底回北大教书,当时美国学生群体已经有了网上电话,回音非常大。真正完成商业化的是以色列一家公司,解决了可以在腾讯网络,可以在IP情况下语音。中国的企业家很灵的,1997年3月份,福州马尾区35岁的一个民营企业家,叫陈锥,锥子的锥,他发现有打电话需求。他是卖电器的,用促销的手段注册IP电话,你买多少钱东西,就可以打几分钟电话,发现很受欢迎。他注册了八部电话,专门经营这个东西,定价一分钟6-9元,可以低至4.8元一分钟,当时国家电信是28-32元一分钟,他的经营就十分火爆。马尾区电信局就发现了,这可是抢国家专营的生意,带人没收设备,先交2万,后交3万放出来,陈锥和他的兄弟陈业用行政法诉讼马尾区电信局。

  一审法院判的非法经营罪。两兄弟不服请了律师上诉,到了福州中院,这院长应该写上中国法律历史,有破天荒的两个创新:第一,问题很复杂,涉及到新技术我们都不懂,所以让原告被告都请专家证人来,先给法庭讲清楚是怎么回事。陈氏兄弟请了专家证人,一位叫老龙,是做技术的,当年是十大有名的网民之一,做过许多好事,回国后是福州IT企业的老总。他用网络技术帮人找孩子,1998年长江大水很多人受灾,他在网络上发动慈善让孩子上学。他站在起诉方,在法庭上用PPT演示给法官看, IP电话是数据包,不占用你的电信线,可以把语音拆开利用空档发过去,和传统的电信通讯不是一回事。他们请的辩护律师也很厉害,说国家专营电信时还没有IP这个技术,怎么会禁止一个还没有出现的东西呢?今天我们都懂了法未禁止则可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