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最好方式是降低制度成本
2016-11-30 15:27:29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亚布力企业家的信心指数,直观和宏观是一致的。成本优势没了,现在美国厂、日本厂纷纷往外跑,微软关闭了在南方的基地,9千工人的劳动合同解除,这个消息现在是个别消息,统计上看还没有酿成趋势的变化,但是这个问题是存在的。我要讲的仅仅是劳动力成本吗?我们今天劳动力成本,如果你放在工人口袋里,劳动成本的上升就败在国内市场的扩大。一百块金融代他花出去,那头会有更多的人卖手机,卖消费品,卖服务,成本上涨市场扩大。今天劳动成本上涨中40%多是社保缴费。要不要做社保?要做社保,又出现一个问题。

  所有劳动力都有老的问题,要建立社会保障问题,但是我们保障体系运行的效率怎么样?与美国、西欧、日本相比,我们这个部分偏高。这个钱从市场里拿,不是雇主交就是工人交,拿出以后交到市场上去了吗?这是宏观经济中很大的问题。经济下行利率还这么高,多少年发了这么多的货币怎么会缺钱。货币政策确实要有,今年经济工作会议定要增加灵活性,这是一个问题。

  前两年李克强总理提意见时,中央财政在中央银行,帐上4万亿,财政部没花出去,所有公营机关,形形色色的事业单位,帐上没有花出的钱28万亿,加到一起32万亿的钱在帐上。经济一下行,发改委急得天天批项目,这是什么问题?好多钱从市场里抽出来没有回到市场里去,市场当然缺钱,这是制度成本问题,不是要素成本的问题。你看起来是工人工资高,社保是法定必须交的,钱交了以后怎么运行。如果有一块钱是从市场里抽出去不回到市场里去,经济运行的代价就要上升。

  要从历史经验中找方法

  2008年通过新《劳动法》保护劳动力权益,因为收入分配,有最基本的社会公正的要求。但是有一些条款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连北大都受到波及,请来的人好好工作,但是突然说不能续签合同,因为《劳动法》规定签两次合同就要永远聘用。这个法律条款道理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签两次合同就要长期雇佣?讨论时我提了一个相反论据——要有另外一部法保障这部法的执行:所有消费者买一件衣服,只要买两次就要一直买下去,饭馆吃两次就要一直吃下去。这才能保证需求。人不买我的东西,工人怎么长久雇下去?但是这写进了法律。法治要有很多力量的参与才能让法律变得合理,因为制订合理的法律需要大量的信息,而且在不同利益中要有正当公开的博弈过程,才能形成法学家口中的良法。现在是升的快,但是要不要升那么快,有没有余地?这部分不是要素成本,是体制运行的成本。

  2005年我在浙江台州做过一个调查,快餐刀叉制造企业。几年不见,今年两个老总,夫妻俩人告诉我在宾夕法尼亚州开了一个厂,说那边比这里便宜很多,税收比我们这里低,电费低,人工比我们高,劳动生产力高,但是较高的劳动成本可以被生产力抵掉部分。中国很多厂走出去了,这就有数据对比,他收了多少税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我们收了多少税提供什么服务,这些都是制度成本的问题。

  中国建的房地产项目土地成本平均占50%,一线城市占70%,日本15%,堪培拉12%,你看看我们城乡多少土地没有好好用。很多潜在土地没有供应出来,供应出来的土地没有好好用。城市一平方公里得有一万人,那是夜间人。曼哈顿夜间人口每平方公里是多少,白天人们从很远的地方过来购物、旅游,这是城市的利用。我们现在政府主导城市修建,很多地方缺东西,没有人。这都是成本,这些成本不是个别公司的生产成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运行的成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