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最好方式是降低制度成本
2016-11-30 15:27:29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经济在2015年前后,有很多的问题难以回答。对难以回答的问题有两个办法,第一,急急忙忙找一个答案。第二,再等一等,再看一看,再想一想。想的时候用一个方法,就是把思维往简单的方向走。有一些复杂的事情实质是简单的,所有学科,所有知识,最难掌握的是最简单的东西。因为最简单的东西是人类经过长期反复使用提炼出来的。

  我回答不了很多实践中的重大问题,有些问题只能再观察。但是我愿意回到非常简单的东西,简单到几乎无须证明。回到这个出发点去思考2015前后,中国经济当中无论宏观、微观、经济、政治当中复杂的挑战的问题。

  竞争常规:成本曲线总是会往上走

  回到原点上来,任何人要实现任何目标,无论是大目标还是小目标,你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目标大代价就要大一点,小目标哪怕小到想自食其力,在社会上站住脚也要付出代价。只要想实现所有目标你就要付代价,这个代价是薪资、雄心、精力,实现时还要动用钱财、物质、人脉。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有一个简单的经济学概念,就是成本。

  成本的定义是什么呢?为实现某个目标不得不付的代价。只要有目标你就要跟代价打交道,我们每个人、每家公司、每个地区、整个国家,都要跟代价打交道。代价交道有什么难打的呢?代价是变动的,代价成本是变动的。

  用成本曲线来显示:开始有想法时,你想做一个事,集结一个队伍,订单开始增加,摊下来的成本就下降,这时成本曲线向下走,这段是辉煌的、开心的,是朝气向上的,对未来充满了相信,成本下降时收益在增加。当然这不一定是财务的收益,包括民生的、无形的、自我心理的满足。

  任何曲线到一定时点一定会往上拐,你越成功越是上拐的开始。你成功就有人挖你的员工,员工工资就得上涨,你成功就可能做错误的决定,觉得上一次成功了可以继续做成功的事情,但是往往成功可能会带来错误的决策。成功后竞争对手会增加,你要的要素别人也要,别人知道要买。手机卖得好,都需要芯片,芯片价格就要上涨。因此成本曲线总会往上走,这是不可抗拒的。

  我们可以说只要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成本曲线或多或少也会照样升起,这个成本曲线是指每个单位的产品。任何目标要实现,主体、个人、企业、国家永恒的运动就是处理代价,处理这条成本曲线。所有喜悦都只是一段,然后就面临成本的上升。在有可能下降的时候,你是否要下降到底,这是竞争中常规的内容。雷军为什么做得好,第一个毛利率别人做不到他们做到了,成本曲线控制得好,成本5%就可以把一部质量较优的手机提供给客户。当然在竞争当中做到这点,要比对手在管理向下成本时做得更好一点。

  创新就是再造一条成本线

  最困难时是成本曲线上升的时候,没有一套成本最后是不上来的,越成功越面临上升。经常是在巨大成功面前成本就急速地上升。成本上行后也有企业家跟它博弈,能不能上升慢一点,至少比对手,比行业的平均水平慢一点,这就是成本的学问,但是它总会上来。

  任何一项事业要付的代价,无可避免要上升,不断在上升的时候,还有什么办法吗?一个办法就是创新。什么叫“创新”?创新就是再造一条成本线。这条线无法做了,成本无限上升,把剩余资源吃掉,这就是重心。创新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但是从经济角度上看,只有把黄颜色的线,向原来成本线右下方移才是成功的创新。不是所有创新一定会成功。成本线向右下方移,一条线拉不住成本的上升,我有第二条线,新的产品,新的综合,新的原料,新的技术,开辟新的领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