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周其仁
周其仁谈城市化:路宽才不堵?你错了!
2016-08-03 16:11:00作者:周其仁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过去二十多年,中国的城市化发展迅速,大量人口移居城镇,发生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以及城市物理尺寸的扩张与膨胀。然而,随着经济的转型升级、加上债务和环境等因素限制,中国的城市化也同样到达一个转折点。

  城市化一路高歌猛进后出现了哪些问题?城市真的是密度越高越乱吗?中国城市化的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周其仁在新浪长安讲坛上做出了解答。

  以下为演讲实录:

  周其仁:谢谢各位来,我先讲一讲城市化,然后讲一讲城市为什么向城市这个地方聚焦,然后再讨论所谓上一程、下一程。

  城市化的含义我想我们都清楚,首先是人口的含义,总人口当中有多少人口在城市,如果这个比例提高了就叫做城市化的过程。它里面还含着一个空间的布局,不是更多的人到发散的乡村去,而是更多的人到聚焦的城市来。

  这个现象今天我们都比较了解,但是发现这个现象的过程它也是有来历,因为最早人的移动是非常分散的,最早的时候没有现在人口的普查,早年怎么把这个概念从社会现象提炼出来,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个背景和资料。是麦迪森专门做世界经济迁移史,它里面提供了一个出处,当年英国虽然没有现在的人口普查资料,但是有很多教区,多数人信教,生孩子有个洗礼,结婚有个婚姻,去世有个葬礼,这三个礼实际上就是人口的家庭历史的记载。

  收集这些资料以后做了一些研究,做了一个研究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像伦敦这个地方的很多人他的婚礼不在这里举行,洗礼也不在这里发生,但是葬礼在伦敦发生。换句话说有些人不出生在伦敦,但是去世在伦敦,这些人是哪来的?他不是伦敦本地人口的自然增长,他是移动过来的,所以到伦敦小地方去看就发现那里很多人出生在当地,有的没有结婚就走了,有的结了婚以后走了。这样一对照就发现人口在空间上有移动的过程,这应该是最早对城市化的变化过程的来历。

  接着的问题就要讨论为什么从小地方出生又回到当地呆着?或者结婚或者不结婚,然后移到像伦敦这种大都市区。城市化向城市集中,听起来是很简单的问题,但是实际上这个定义也很复杂,全世界把什么叫做城市,各个国家有不同的度量,我们国家经过行政审批才有资格叫城市,审批的时候会考虑一组条件,当然这些讲起来会很复杂,我们先从形态上看一下,什么样的是我们心目当中或者我们观念当中的城市?

  这张图肯定不是城市,是个田野、乡村,房子很少,人口很少。这个图民居多了一些,但是看起来也不是城市,这个怎么样?已经看不到田野了,就是房子,山上山下的房子。这是福建的土楼,建筑已经非常有规模,会有八百户人家住在一个建筑物里面,但是通常不会把这样的空间叫做城市,叫做小集镇。这个是工业区,通常在城市周围,但不是我们城市概念的核心部分。这是城,是不是城市呢?还要到里面看,这里面是南京城,也是我们国家保护的比较好的城墙之一。中国人这个词里面一定要城放在前头,今天已经有些变化了,我想拿一个毫无意义的城市来看,这是上海的图片,这一片没有问题,城市,这是纽约、伦敦、东京,全球城市的这几张图片。

  这些图片告诉我们城市好像是有一个具体的图像,但是也可以把它抽象出来给它一个定义。我这里取一个定义就是密度,当人口的其他资源在某些空间位置集聚和积聚达到一定的密度就会叫做城市。当然这个密度的标准可能会差得很大。

  我们国家过去叫城镇,通常一平方公里2000人,这个应该叫中心镇建制镇的概念。现在我们一般600多个城市,至少从规划、审批开始对建成区的要求,通常对城市规划的同学们都知道,一个人规划一百平方土地,一平方公里10000人口,这是密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