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家族是如何失去吉百利的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英国家族是如何失去吉百利的

在首次公开募股的三年后,保罗·吉百利卸任,取而代之的是他36岁的侄子艾德里安(Adrian)。艾德里安意识到在过去100多年的发展中所依赖的贵格会商业模式已经过时。协作方式的管理意味着决策时间慢,而他想建立一个责任和义务清晰的管理条线。最重要的是他想改变企业的经营战略。当时公司这种单纯依赖可可粉的商业模式很容易受到冲击,于是艾德里安非常热衷于扩张企业经营的地域范围和扩大食品部门。

1969年吉百利与软饮料公司史威士(Schweppes)合并。史威士软饮常常与酒精类饮料混合,且史威士公司还分销一种叫做杜伯尼(Dubonnet)的酒。这对于提倡戒酒的传统贵格会企业难以接受。但是在快速发展的世界里扩展经营地理区域的利诱下,这些传统的价值被忽视,合并继续进行。

关键性的分岔路口

此时,吉百利的年营业额是2.5亿英镑,相当于雀巢的三分之一。但是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差别使得来自瑞士的雀巢公司更具有优势。雀巢公司有着双重股权结构,并且记名股票仅出售给瑞士公民,这就使得公司免于敌意的攻击并且使收购几乎变得不可能。

吉百利不但没有这些安全保障,而且受制于英国的竞争法无法收购实力弱小的英国竞争对手朗特里以保障自己的规模。没有这些约束的雀巢则提出自己的报价并于1988年以2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朗特里,为自己在英国市场建立了渴望已久的根据地。

“这是一个岔路口,”多米尼克·吉百利(Dominic Cadbury)如是说,他是吉百利公司1983年到1993年的首席执行官并且是1993年到2000年的董事长。“这是英国在巧克力领域确立世界领导地位的大好机会,可我们却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

当多米尼克在2000年退休时,他成为了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最后一个吉百利家族成员。此时家族和家族信托份额的占有量已经仅剩不到1%。

公司分拆削弱自身

2007年,美国富翁纳尔逊·佩尔茨(Nelson Peltz)通过他的对冲基金—特里安基金管理公司购买了吉百利史威士3%的股份。佩尔茨提出了一个可以轻而易举为股东带来回报的方案:分拆公司的糖果和软饮料业务。两者结合在一起,企业价值在120亿英镑左右;如果分拆,史威士估价为70亿到90亿英镑,吉百利估价为90亿英镑。

一旦公司分拆,吉百利糖果将会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收购目标。然而,迫于股东的压力,吉百利史威士董事会最终采取佩尔茨的计划,决定分拆公司。偏偏时机不巧,2008年春金融危机爆发,使公司分拆的费用急剧上升到10亿英镑—相当于吉百利史威士价值的十分之一。

2009年,吉百利受到了卡夫食品的关注,然而这个关注并不是吉百利想看到的。对于前家族董事长艾德里安先生和多米尼克先生来说,公司被美国集团收购的消息是“一个悲剧”。“180年的历史结束了,”多米尼克说,“180年的良好实践的灯塔⋯⋯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消失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风啸紫禁城
八国联军中的中国军团
大清国与英国人
英国人的算盘
石油能源惹纷争 英阿再战马岛?
石油能源惹纷争 英阿再战马岛?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