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家族是如何失去吉百利的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英国家族是如何失去吉百利的

当吉百利(Cadbury)被美国食品大亨卡夫(Kraft)夺走时,英国人并没有享受到任何甜蜜的道别。究竟,这家曾经严格坚守贵格会理念的家族企业是如何成为全球化受害者的?

2009年8月底,英国巧克力公司吉百利的董事长罗杰·卡尔(Roger Carr)收到美国最大食品公司卡夫的董事长艾琳·罗森菲尔德(Irene Rosenfeld)一条信息:“下周我要去英国,我不介意去找你喝杯咖啡。”一场即将成为世界头条新闻的收购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吉百利很快拒绝了卡夫102亿英镑的报价,但是当罗森菲尔德公开收购后,一场决战是不可避免的。一方是有着186年历史且以其贵格会历史和服务社区而闻名的英国巧克力制造商,而另一方是在美国烟草大亨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的羽翼下迅速发展起来的卡夫。

英国媒体对这项收购计划是抱有敌意的。工会发起反对收购活动,甚至包括首相在内的政府官员都被卷入到这场收购战的辩论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几年前阻止吉百利购买朗特里(Rowntree’s)计划的英国反竞争法,为后来卡夫的收购开辟了道路。

对冲基金决定成败

这次的收购报价曾使吉百利的股价从5英镑飙升到8英镑。和占有28%股份的英国相比,美国已经拥有50%的股份,这使得很多投资者想出售自己的吉百利股份。对冲基金很快介入股份交易中,持有量从5%增长到31%。并且向卡尔表示他们很乐意以每股20便士的利润出售他们的股票。

由于深信这次交易已成事实,卡尔打算尽可能取得一个好的价格,提出以每股8.5英镑的价格成交。他说道,“我受雇于股东,我要为股东们争取最大的利润⋯⋯这是我的责任。”

可是,他的个人想法并没那么直截了当。“这个商业系统发生了一些变化,并开始倾向于短期投资主义。”卡尔后来向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阐述了对冲基金在这次收购战役中所扮演的角色。“资本主义是有效的,但不一定是合理的。因为少数持有数周股票的人可以决定一个公司及很多人一生的命运。”

家族所持股份不断膨胀

这场收购的到来并非毫无预兆。吉百利的股权结构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一直在发生变化。当时,吉百利担心欧洲领先的巧克力制造商雀巢(Nestlé)对挣扎的英国品牌弗莱(Fry)的收购计划,于是吉百利与弗莱合作成立了大英可可和巧克力公司(British Cocoa and Chocolate Company)。吉百利家族成员所持的家族企业股份因此而翻番。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巧克力市场面临着来自全球日趋激烈的竞争。美国企业进入欧洲市场,并引进了以数量而不是以重量出售的新的巧克力出售计量。与此同时,雀巢公司收购了一些小的瑞士巧克力工厂,开始在英国大力推销他们的大块儿巧克力。吉百利也做好准备,在伯明翰和萨默代尔工厂开起了一个15年的投资项目来增大经营规模,以确保每天能够生产100万条牛奶巧克力和200万条花式巧克力。在此期间,吉百利牛奶巧克力的价格降低了70%,公司雇员增加了1万人。

到20世纪40年代的二战期间,吉百利公司的定量配售被迫下降,因为当时新的现代化工厂被改造投入到对战争的支持上。到上世纪50年代,电视的出现对巧克力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很多公司发现上百年的顾客忠诚度居然可以被一则精彩的电视广告颠覆。

首次公开募股

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企业创始人约翰·吉百利(John Cadbury)的曾孙保罗·吉百利(Paul Cadbury,1959到1962年的董事长)面临着另一个巨大的挑战:持股家族成员基数的持续上涨。在20世纪60年代的早期,家族控股成员的数量已经增长到几百人,但是仅有10人真正参与到公司业务中。由于没有管理公司的家庭成员渴望得到他们的资本,公司上市的压力不断增大。到1962年吉百利董事会同意公司公开募股。这也是吉百利公司历史上第一次摆脱家族的直接控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风啸紫禁城
八国联军中的中国军团
大清国与英国人
英国人的算盘
石油能源惹纷争 英阿再战马岛?
石油能源惹纷争 英阿再战马岛?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