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接班:罗鹰石家族有惊无险的传承史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漫长的接班:罗鹰石家族有惊无险的传承史

1983年,鹰君集团出现巨大财政危机之时,罗鹰石已年届七十,属于古稀之年,理应早已分家,安排下一代接班,让自己引退,安享晚年了。从当时的情况看来,次子罗旭瑞属于毋庸置疑的接班人。但那时危机突然涌现,出现了父子立场与看法的巨大分歧,这不但导致了随后的父子反目,促使罗旭瑞走上了另起炉灶之路,更打乱了罗鹰石的接班继承计划,本计划依照安排走上仕途的三子罗嘉瑞则在因缘际会间临危受命,成为新的接班人选,罗鹰石本人的退休计划也随之搁浅。这也就是说,传承过程往往不是风平浪静,而是充满变数的,常有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家族上下需要步步为营,不应掉以轻心。

传承第一波:内生与分化

自富豪酒店和百利保落入次子罗旭瑞之手并被其另起炉灶之后,罗鹰石就将挽救鹰君地产的任务和希望寄托在三子罗嘉瑞和幼子罗启瑞的身上了。那时的他虽然仍高度关注企业发展,尤其在重要决策面前还亲力亲为,但对于日常事务则基本放手了。罗嘉瑞和罗启瑞接手后,没有因为家族内部的分裂事件而停止扩张的脚步,相反,在确定鹰君地产的债务已经回落至健康水平后,新领导团队又因当时的地产市道渐见复苏而再次大举出击,其间又趁着物业地产价格低廉之时,购入半山地利根德阁物业,以及伦敦戏院与普庆戏院旧址地皮,为企业注入发展动力,连番举动颇受市场瞩目 (文希,1994)。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鹰君集团的另一突出投资,非收购本地建筑业巨擘孙福记建筑工程公司莫属。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活跃,建筑业也欣欣向荣,但实际上这一行经营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建筑工程往往牵涉面广,常有“判上判”的问题 (即牵涉多层“外判”工序),颇为复杂,其中管理营运能否有效控制成本极为关键,加上受天时波动较强,所以能够长期赚取利润的建筑工程公司并不是很多。创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行业内颇有名气,且具有相当规模的孙福记建筑工程收购公司便一度因经营欠佳而出现亏损,处于结业倒闭边缘。

(详见6月刊杂志......)

罗旭瑞在香港商场上尽领风骚,业务不断开拓之时,于1984年将瑞安集团上市的罗康瑞,在这段时间的业务发展似乎就没有那么一帆风顺了,从资料上看,上市后的瑞安集团,业务扩张明显过急,除了工程建筑本业外,还涉足建筑材料、贸易、计算机、酒店、餐饮、旅游等多个行业。但这样的混杂扩张,不仅没有产生太多投资效益,反而令他疲于奔命,分身不暇,造成严重亏损。回首公司上市初期的投资举动,罗康瑞日后回忆时这样表示:“投资了那么多行业,开董事会时,5分钟就得讨论一个行业。那时简直是疯掉了”(王友和,2013)。

正因业务太多太杂,罗康瑞未能一一有效应对而导致巨大亏蚀,最终于1989年作出重大改变—将瑞安集团私有化。另一方面,他决定将投资焦点放在自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后经济持续发展的中国大陆,尤其是作为中国经济龙头城市的上海,并在经过一轮深入研究、考察与关系梳理后,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展开连串地产建筑项目投资,先后完成了瑞安广场、瑞虹新城和城市公寓等项目。

由于中国内地的业务发展理想,为了吸纳公众资金,罗康瑞重新考虑将企业上市,于1997年2月在重组业务后成功上市,新公司命名为瑞安建业。至于令罗康瑞声名大噪的,则是在上海卢湾区进行的旧区重建,该项目于2001年完成后,成为上海的新地标,此即人尽皆知的上海新天地,集生活、休闲、娱乐、消费与商业于一身 (王友和,2013)。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菲律宾李嘉诚”:“蜗牛式”生存难题
柳传志:联想希望做一个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
莆田帮:从街头游医到资本大亨
民企困境源于家长制管理
荣智健“东山再起” 家族企业欲与中信泰富抢食
企业创始人何以总相煎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