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中子女的排序和定位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家族企业中子女的排序和定位

随着《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大结局的播出,HBO公司大获全胜,尽管每集成本高达千万美元以上,但剧集播出当日平均2350万的观众数量足以称雄世界。全球的剧集党和原著党感慨万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评论大概有两句话,其一是“第六季第十集堪称人类电视剧历史上的最佳单集”,其二是权力的游戏原来是女人的游戏。正如笔者在上期文章中所述,女人在家族企业中既是爱的桥梁,也是风险所在。第六季里更多的女性角色决定了各大家族的命运,也决定了剧情的主要走向,无怪乎观众读者奔走相告,“All men must die,but we are not men”(所有男人都必定走向死亡,但我们是女性)。言归正传,看过第六季后很多人会发问为何瑟曦敢于“登基称帝”,而珊莎却能自愿放弃北境女王呢?或许还是性格决定命运的老话题,但若再进一步思考,家庭和家庭环境乃至家族文化对于子女教育倾向的引导,是人物性格的决定性因素,进而也决定了每个人物乃至家族的命运。

长子与次子

瑟曦·兰尼斯特,西境守护者泰温公爵的长女,但她却在父亲野心行为的影响下,形成了长子性格。她的父亲是个十足的权谋者,在推翻坦格利安统治的战争中,充当了一个聪明的投机角色,用最小的代价获取了最大的利益。因公务过于繁忙,他疏忽了对瑟曦的教育,而后者自主选择了从父亲的一言一行中学习宫廷权术的道路。

尽管她天生就过于自负,难以成为一个好学生。原著党的读者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她对自身命运的愤恨:“我和詹姆一同出生,一起长大,可是等我们长到足够大时,父亲给了他盾牌与利剑,却让修女教我礼仪和微笑。”她甚至曾经如此自嘲:“泰温·兰尼斯特公爵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儿子,我本可成为他意想中的继承人,可惜却是个女孩儿。”她甚至憎恨和嫉妒侏儒弟弟提利昂,因为后者也能被父亲委以重任成为临时的国王之手。她的双胞胎弟弟詹姆做了弑君者,改变了战争的最终走势,而自己则只能“像牲口一样被父亲卖给劳勃”,靠身体取悦这个国王和丈夫。

但她并不甘心,她不接受如此被命运摆布,因此她不惜杀害自己的丈夫,成为摄政皇太后;她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但当所有的孩子都在权力的游戏中惨死后,她反而没了后顾之忧,亲自君临天下。为了见到自己的孩子,她可以在君临城所有臣民面前被裸体游街,但她同样可以在万念俱灰后将君临城所有的重要人物付之一炬,哪怕其中包括自己的叔叔、堂弟、现任皇后和联盟家族血亲。看到包括圣贝勒大教堂的所有一切人、物及其象征都被毁灭之后,她笑了,这笑容既是对现状满足的快意恩仇,也是对命运之神的嘲讽,这个长子心理的女强人终于摧毁了眼前的敌人,哪怕这种安定只有一时,哪怕她身后洪水滔滔。

奈德·史塔克,最具合法性的北境之王,从任何意义上来说,他或许都是这部巨著中最完美的楔子,一切的混乱都始自他被乔佛里斩首。从性格来说,他刚正不阿、高贵而严明,对家庭和家族、对君主的责任感更是被作者描绘得淋漓尽致,尤其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族语“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更说明了他居安思危的性格内核。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样一个人适合做一方诸侯么?

在马丁笔下的维斯特洛大陆,北境的面积最为广大,治理难度可想而知,而奈德的统治是以自身的高贵道德为基础,从精神层面令四方臣服,而在权术方面,奈德简直幼稚得像个孩子,尽管他的正义就是这个世界最广为流传的正义。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奈德是次子,父母从小就把他当作其兄布兰登的左右手和封臣来培养的,同时其成长历程也是陪伴在风息堡公爵拜拉席恩·劳勃(即日后的国王)之侧,所以他为人谨慎,极其重视荣誉和制度,在规则面前只会执行而很少变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莫让“有度”伤了孩子心
海康人寿为子女教育规划支招——家长储蓄之余勿忘保障
“AA制”理财的婚姻陷阱
干部子女加分是一份送给权力的礼物
邓聿文:权力“裸行”才能消除“裸官”
邓聿文:权力“裸行”才能消除“裸官”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