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系继承文化下的台湾家族企业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父系继承文化下的台湾家族企业

  2016年初,一生传奇,白手起家打造横跨全球性运输集团的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因病过世。其留下的遗嘱在二月揭晓。由于张荣发本人生前有两房妻妾,大房二房也各生有子嗣,都在集团内的事业体系中握有股权,其过世之后庞大的遗产如何分配,引人瞩目。在遗嘱上,他明言名下全部存款股票与不动产,全部由二房的长子张国玮全数继承,而且集团的总裁也由张国玮接任,并嘱咐集团老臣四人辅佐。

  这个消息传出后,引起市场哗然。

  遗诏不敌股权

  张荣发交待的遗嘱,就手写在一般笔记本活页纸上。这张小小的遗嘱旋即成为媒体的焦点。很难想象,一个全球第四大的航运集团,以及台币1300亿元市值集团的命运,会被这张纸所左右。然而令人讶异的是,密封的遗嘱揭晓后,在辈分上为张荣发四子的张国玮不顾大房子女的反对,径行宣布就任集团总裁。没想到数天后,拥有实质控股实力的大房子女开始反击,透过旗下控股公司解散长荣集团的总管理处,也等于解除张国玮总裁职务,成为媒体眼中最短命的集团总裁。三月初,大房的子女再度联手,以股权优势拔掉张国玮所担任的长荣航空董事长。

  长荣集团旗下事业涵盖海运与航空;除了具有全球规模的航运,长荣航空往来两岸,是仅次于华航的台湾第二大民营航空业者,曾多次被评为全球最安全航空公司之一。集团创办人过世后遗嘱所引起的巨大纠纷,不免让一个经营成功的大型企业,蒙上宫廷斗争戏的阴影。习惯看古代皇朝更替,遗诏定位的人,不免有今夕何夕之感。就法律上来说,企业主的遗嘱效力实无法凌驾公司法制的规范;总裁或领导人的选任仍必须依照股权分配的原则与董监事改选的程序来决定。因此纵使张荣发四子被“钦定”为接班人,然而由于股权不足,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传承古老的“遗诏”,终不敌股权的实力。

  目前长荣集团的接班纠纷,已经进入了大房与二房子女之间的法律攻防战。后续如何,仍待观察。然令人深思的是,企业巨人心中高瞻远瞩的生前遗愿,何以最后落得失败收场?一手建立集团王国的张荣发本人,何以真的相信,庞大事业群的接班,真能仅照一纸小小遗嘱,而让后代子孙遵循照办?是否到临终前,他仍然天真地相信,后代子孙必将恪遵教诲,谨守传统伦理对后世子孙的规范?

  显然,这些耐人寻味的问题,都随着张荣发的逝去而成为一个谜。长荣集团的遗嘱纠纷,可谓是台湾经济发展过程中一个戏剧化的事件,但绝不会是唯一的一个。这个事件也反映出当下台湾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战后扛起台湾经济发展的第一代企业家,时至今日不是作古,便在陆续凋零;前几年逝世的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台泥集团的辜振甫,中国信托集团的辜濂松,以及在三月底过世的新光集团吴火狮遗孀吴桂兰,都正标示着台湾家族企业发展来到了一个历史转换的时期。

  家族企业是台湾经济的活力源

  研究东亚经济的学者甚至称台湾是“家族资本主义”的原型。不管是大型的上市公司还是中小规模的企业,普遍隶属于家族控制。家族,也因而根深蒂固地影响着台湾的市场环境与经济发展。在大型企业里,通常可以看到以单一家族或多个家族彼此通过股权关系结合成关系企业或集团企业的经营形态;更不要说,以家族成员为核心的中小企业,散落在台湾的大街小巷。尤其是早期的小型企业以技术门槛低的加工制造业为主,通过亲族与同乡等亲密的人际关系,来进行协作与外包的工作。早期的人类学者指出这种特殊的组织形式有其弹性的优势,能够应对国际订单变动快速的产品周期,可以应付变动快速的国际市场与国际订单的要求,创造惊人的外汇,成为台湾经济成长重要的引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平潭实验”:海西战略突进
大洋大海 寻家之旅
流浪的海岛
记忆与历史1949
壮丁—老兵—荣民—台胞
大陆资本挺进台湾 观光旅馆或成不动产首选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