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式”复兴:外部力量打破创新惰性 - 治业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默克式”复兴:外部力量打破创新惰性

  “提起350年的企业,大家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非常古老,非常刻板,我们不希望是这样。”说到这里,柯禄唯(Karl-Ludwig Kley)起身去找他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随身携带的公司宣传册,在卸任前访华的记者会上,“创新”是即将告别默克执行董事会主席之职的柯禄唯一再强调的主题。

  2015年底,默克启用了全新的logo—尽管还是“MERCK”这几个字母,但与之前横平竖直的简单线条相比,新的设计似乎赋予了每一个字母以生命—活跃而饱满的曲线,变幻的色彩都在向外喷发着活力,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充满激情。确实,这家穿越一战和二战硝烟,辗转数百年技术更迭,又历经十几代家族传承和职业经理人交接的传统家族企业,依然在不断地面对创新的洗礼和考验。

  职业经理人激活创新基因

  对于2007年的默克来说,引入柯禄唯可以说是一个大胆的举动—以前集团CEO从来都是由家族中人担任—但同时,这似乎也是不得不做出的改变。

  此时的默克已经显露疲态—家族成员的尽职尽责使这家企业历经数百年岁月磨砺而留存下来,不过似乎也只能如此—业务范围依然在医药和化工领域打转,而市场的视野也未能走出欧洲的局限,更何况新的危机又席卷而来:这家百年老店彼时陷入了市场声誉和股票价值的双重危机,新的继任者被质疑“在体系内浸淫多年,老调重弹”,一些银行分析师则纷纷指出,“公司需要新鲜的血液和一种紧迫感。”

  柯禄唯在这样的情况下空降到默克,他曾经在拜耳、德国汉莎航空两家企业前后供职,不乏跨国企业市场开拓、资本运作等方面的经验,不过当初外界或许很难想象,他会将业务发展一直不温不火的默克带上怎样的复兴之路。

  依照新任默克CEO欧思明(Stefan Oschmann)的说法,经历转型的默克由此站到了新的“起点”:从数字上来看,2015年默克的销售收入达到128亿欧元,与2009年近9亿欧元的历史相比,有机增长率达29%;而从2011年至今,默克公司股票涨幅达197%,跑赢同期德国DAX指数的54%;而且,默克也成为家族企业中的明星,被IMD2009年全球家族企业奖评为“最佳家族企业”,也是《福布斯》2015全球家族企业百强名单中年龄最大的家族企业。

  对于默克而言这一切的转变并不轻松,因为中间经历了可谓疾风厉雨的变更:2007年以133亿美元收购雪兰诺,此举不仅刷新了默克的并购历史,也使其正式进入生物科技领域。此后,并购的脚步就从未停止过。

  简而言之,借助于十年总计380亿欧元的并购业绩,这家传统的医药化工企业在医药健康、生命科学和高性能材料三大专业领域都脱颖而出—通过对安智电子的收购成功地进入了半导体以及电子元器件领域,进一步丰富了电子材料上面的产品线;生命科学的持续并购使之从一个不起眼的业务单元成为第二大营收支柱;除此之外,随着对全球电商平台Sigma-Aldrich的收购,默克还为未来的数字化转型做好了技术储备。

  当然,过程并没有那么理想主义,对于一个缺乏并购实战经验,长期缺少外来刺激的家族企业来说更是如此,雪兰诺在被收购后的两年内并没有太大的起色,Sigma-Aldrich的整合效果也有待观察,但这家数百年的公司却一直坚持“初创企业家的精神”:大胆、充满活力。

  借助并购进入新兴领域成为默克持续创新的一个突破口,“创新引领生活”的理念从一开始就在默克的企业文化中扎根,也影响了默克数世纪中曾有的“闪光”时刻。1904年,默克就开始销售具有液晶属性的高纯度物质,当时发现此物质的物理学家即便在科学界都不被认可。1959年至1970年间,默克在德国被授予了34项涉及生物技术的专利,现代的高胆固醇药物、高血压药物、水痘疫苗等都是由默克创新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商业周刊:德国掌控着欧元命运
默克尔:西方指责的“新标靶”
默克尔:西方指责的“新标靶”
默克尔:西方指责的“新标靶”
默克雪兰诺在华新公司投入运营
默克尔难改东德时代生活习惯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