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原始权益人检查工作底稿将定
2018-05-12 10:07:44作者:李慧敏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由中国证监会指导、中国证券业协会起草的ABS原始权益人现场检查工作底稿,将于近期定稿。

中国证券业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底稿将重点关注原始权益人在尽调过程中提供的资料真实性,存续期阶段的履约情况以及持续经营能力和持续经营情况,与基础资产管理相关的业务和服务情况等几个方面。

专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原始权益人的风险管理能力,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安全性至关重要。从原始权益人这一核心主体入手进行规范,抓住了国内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监管和风险防控的关键点,短期或将影响ABS的市场规模,长期有利于资产证券化业务回归本源,发挥产品优势,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为检查提供参照

证券业协会有关人士表示,正在制定的ABS原始权益人检查底稿,重点关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侧重于原始权益人在资产证券化业务各个阶段对管理人、托管人以及其他为资产证券化业务提供服务的机构履行职责的配合与支持情况,尤其是尽职调查过程中向管理人等有关业务参与人提供的资料是否真实、准确、完整,以及存续期阶段的履约情况。

第二,对于业务经营可能对专项计划以及资产支持证券投资者的利益产生重大影响的原始权益人(即特定原始权益人),还将关注其持续经营能力及持续经营情况。

第三,针对目前国内大多数资产证券化项目是由原始权益人担任资产服务机构的情况,该检查底稿还将关注其与基础资产管理相关的业务情况以及基础资产管理服务情况。

上述人士表示,工作底稿定稿之后即提交证监会,针对ABS展开检查时将参照使用,但具体启用时间尚未确定。

近3年来,ABS的爆发增长态势有目共睹。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底备案制启动以来,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规模快速增长,产品累计备案规模突破1万亿元大关,成为市场接受度较高的一种成熟金融产品。截至2017年底,累计共有118家机构备案确认1125只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总发行规模达16135.20亿元,同比增长133.56%。

规范原始权益人

“原始权益人的风险管理能力对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安全性至关重要。”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投融资处处长、中国资产证券化研究院PPP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罗桂连博士表示。

罗桂连表示,国内目前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普遍未能真正做到资产独立和破产隔离,未能实现相对于原始权益人的会计出表,原始权益人通常兼任资产管理人,还是次级档的实际持有人,通常还提供流动性支持等增信措施。

据介绍,由于基础资产的净现金流普遍不足,或不独立、不可靠、不可特定化,国内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普遍依赖原始权益人及其关联机构的主体信用,实质上还是原始权益人的主体信用融资。

厦门国金ABS研究院发布年初的《2017年ABS行业年报》显示,2017年,在交易所市场,消费性贷款、信托受益权、小额贷款、应收账款和租赁租金依然是排名靠前的基础资产。

其中,消费性贷款ABS发行73单,发行金额总计1633亿元,占企业ABS全年总量约21%;信托受益权ABS发行55单,总发行1353亿元,同比增长近29%,占总量的17%;小额贷款ABS发行63单,总发行额1247亿元,占总量的16%;应收账款ABS发行105单,发行金额1142亿元,同比增长39.87%,占总量的14.64%;融资租赁ABS发行69单,发行额794亿元,同比下滑23%。

专业人士分析,从2017年的发行情况,占比较高的原始权益人类别依次是以互联网金融机构为主的消费信贷机构、信托机构、小贷公司、保理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

罗桂连表示,上述原始权益人大多不是国家金融监管部门监管的主流金融机构,相当一部分原始权益人治理结构不规范、风险管理能力弱、对基础资产的管理能力也较弱,部分机构还成为地方融资平台或房地产开发商规避监管政策的融资渠道,潜伏较大的合规性风险和信用违约风险。

罗桂连表示,证监会从原始权益人这一核心主体入手进行规范,抓住了国内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监管和风险防控的关键点,是针对突出问题的有力举措。

至于对原始权益人展开的有针对性的检查,会对ABS市场产生何种影响,罗桂连认为,短期可能影响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发行规模,但对切实防控金融风险这一重大任务,确实很有必要。长期来看有利于资产证券化业务回归本源,发挥产品优势,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从严监管“日常”化

“从2016年的5000亿元,到2017年突破万亿元,ABS的发展非常快速,发展的同时监管和规范必须不能缺位,要依法从严规范。”有消息人士表示。

种种迹象表明,ABS市场的监管从严趋势明显。

截至目前,中国证监会债券部对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人、原始权益人、相关中介机构及高管个人共采取行政监管措施14次。具体行政监管措施包括出具警示函、监管谈话、责令改正等。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证监会对于相关机构采取了多次行政监管措施,这些监管措施将对证券中介经营机构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一方面会扣分,另一方面未来资金成本也会因此增加。”该人士表示。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类处罚“并不非常严重,不会伤筋动骨”。

除动用行政监管措施之外,各类关于ABS的规范性文件也次第发出。

指导沪深交易所和报价系统起草《资产支持证券存续期信用风险管理指引》《资产支持证券定期报告内容与格式指引》,并于2018年3月22日公开征求意见,后续各交易场所将统一修改完善并正式发布。

而5月7日证监会公司债券监管部发布《资产证券化业务日常监管和风险处置工作规程》(证监办发【2018】39号),对于“日常监管”的规定殊为详细。

对资产支持证券日常监管和风险处置工作中对债券部、证券交易场所、证监局、登记结算机构、证券业协会、基金业协会等主要单位和部门的职责分工做了总括性规定;“日常监管”又细化为“监管协调和信息共享”“基础资产运营监管”“信息披露监管”“交易监管”和“风险监测”五个方面。

在今年三四月间,证监会公司债券监管部已开展了4次“公司债与资产证券化业务现场检查培训会”,其中就包括对于原始权益人检查的干部技能培训。

一位参与了原始权益人检查培训的人士表示,通过对业务流程、风险控制、监管政策、检查底稿的全面解读,加强从原始权益人端促进ABS合规性把关。培训的同时,也对ABS业务当中涉及原始权益人的潜在风险进行了深度研究和信息收集。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对于原始权益人检查工作底稿的制定,是ABS监管规范文件当中的一个部分,证监会的检查工作将参照此底稿展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