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互金渡“寒冬” 银证APP合作再关门
2018-01-19 17:13:0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在东方财富证券与工行方面,工商银行2017年12月开始在APP上进行宣传,并称在“完成第三方存管账户开户”的条件下,客户可获得50元融e购电子券。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监管对外部信息系统的接入在2015年以来从严,但仍有不少券商低调操作。据多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仍有部分券商在互联网平台或银行进行开户导流与证券交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微信公众号“腾讯微证券”在2017年低调上线证券公司的开户交易功能。共有两家合作券商,分别为华林证券和招商证券。记者登陆后成功进行开户并进行资金划转。

从页面来看,平台有“自选股”,还可看A股与港股的行情;客户可看个人资产浮亏情况;有“一键打新”、“国债逆回购”等功能;还能看新闻资讯。

上海一家互金业务的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目前监管没有要求下线,整个项目做得很低调。”

内忧外患难发展

外部信息系统接入被“卡”,是券商互联网金融业务全面收紧的重要标志。

2013年自行业实行“非现场开户”以来,各家券商“大显身手”,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导流,或寻找互联网龙头企业,或依靠流量平台,或与软件大商合作。

随后移动端APP兴起,炒股社群出现,券商拥抱互联网社交平台,在线上设计了适合移动端互联网用户的产品,网上除了开户交易外,还能进行创业板转签、港股通业务等。

但自从2015年股市大幅异动后,券商接入的外部信息系统风险暴露,监管层发现外部信息系统藏有大量伞型账户,以进行场外配资,匿名账户乱象丛生。

当年,证监会与证券业协会发布上述两个文件,则是对券商互金业务收紧的开始。

华南一家券商互金业务负责人表示,当天看到招行与华信证券合作的新闻后,感觉该消息的影响比较大,主要在于银行客户相比其他平台,具有持续稳定且优质的特点,对于券商而言,是“极好的”客户源。“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券商,大约在2015年在四川地区的银行领域中导入四十万客户,还是优质客户。银行客户是一块肥肉,但我们还没开始吃,就没了。”

前述上海券商互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银行端,目前有窗口指导要求不能嵌入开户与交易功能。

第三方接入问题,仅仅是监管对证券业收紧其中之一。2017年以来监管层对证券公司各项业务进行全面从严监管,“去通道”、“降杠杆”、“做穿透”是常见的关键词眼。“合规”二字高悬在证券公司头上。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公司内部愈发重视合规与风控,大胆与创新的想法难以推进,互金从业人员倍感一筹莫展。

困难不只是来源于监管环境变化,还来源于证券公司内部的整合难度。多名受访人士表示,曾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手段提高证券公司整体效率,然而牵涉多个部门利益,推进困难。

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表示,“原则上我们要使用互联网技术或是互联网的思想,来改造和实现证券业务的经营策略。但这既涉及到技术、合规、经纪业务等多个部门,在实践操作过程中,多家券商的互金部都会发现很难推进工作,极难协调多部门。”

一家上市券商的互金部负责人就告诉记者,关键要看公司高管对互联网金融的重视程度。“其他部门不配合工作太常见了!我很感谢领导对我工作的信任和认可。他除了在投放以外,在协调上也做了很多支持。”

在他看来,公司高管的支持颇为关键,“最重要的是领导要懂互联网金融,要明白发展这块的意义。”

小券商逆袭多遇阻

尽管多家券商在开展业务时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但也有券商抓住了机遇迅速发展,以“互联网券商”的特色崭露头角。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