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预售还是期现结合? 起底蒙顶山茶交所“创新之路”
2017-08-19 08:12:29作者:陈齐乐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随着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的逐步落实,各地通过金融“创新”快速崛起的地方交易所面临新的困境,以茶叶资产证券化被市场熟知的蒙顶山茶叶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蒙顶山茶交所”)也面临新的选择。

成立于2011年的蒙顶山茶交所在成立之初就面临着和其他茶交所一样的困境。由于国内茶叶长期存在供过于求的局面,因此蒙顶山茶交所在最初的一年半中经营曾被地方媒体以“惨淡”来形容。

然而,自2015年开始,蒙顶山茶交所新任管理层确定了“互联网+茶产业+金融+现代物流”的“创新模式”。原本专注于线下销售的蒙顶山茶交所将业务中心放到了所谓电子商务与“互联网”上,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巨大成功。

原来买家前往茶交所精挑细选下订单的交易过程被缺乏具体产品信息、高度标准化的茶产品交易符号所取代。加之2015年后蒙顶山茶交所在交易金额与交割金额之间存在的巨大落差,不免让人疑惑,其新交易模式究竟是以价格发现,进而服务实体经济为目的,还是单纯地将茶产品作为一种投机对象?

行业之困

据《四川日报》2014年7月的报道,蒙顶山茶交所实际运营一年后,全部交易商不到50家,半年成交金额仅500万元人民币,部分商家交易额甚至为0。《四川日报》当时认为,“交易的惨淡,直接影响到对茶产业的影响力,更谈不上提升定价权”。对于该情况,当地交易商认为,部分原因在于茶产品非常个性化,且质量极不稳定,因此买家需现场品尝后才敢大额购入;部分原因则在于茶交所对小商户设定了准入门槛。

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翁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国内茶产品交易市场一直存在供过于求的局面。“近几年来,我们看到茶厂的生产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每年茶叶产量都稳步提升,但与此同时,国内的消费并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增长。”

记者发现,国内存在大量以“茶叶交易”作为名称或从事茶叶交易的现货交易平台。蒙顶山茶交所并非像其宣称的那样是国内“唯一的茶交所”。据了解,国内最早从事茶叶现货交易的平台实为天津渤海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在其之后,蒙顶山茶交所及浙江舟山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才陆续成立并开展茶叶现货交易。目前,国内尚有云南国际茶叶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品众茶叶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广州国际茶叶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福建大武夷茶叶交易市场有限公司、金马甲茶叶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典藏茶叶交易所有限公司、湖南南方茶叶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等数十家茶叶交易平台。举凡传统茶叶产地,几乎都有茶交所。

在此背景下,大部分茶交所的经营情况都难言乐观,部分茶交所的经营甚至无以为继。2017年1月,广州国际茶叶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目前,我司亏损严重,已无力维持交易系统的运营。另外,典藏茶仓库在内的所有场地均已被业主方收回。鉴于上述情况,我司不得不停止交易系统运营,及停止提供典藏茶仓储保管业务”。翁昆告诉记者,国内诸多茶交所均对茶叶现货交易进行了探索,但绝大部分“雷声大、雨点小”;究其原因,还是与茶叶自身的特性有关。“作为一种大宗商品,茶叶必须考虑保质期、仓储物流等因素,而国家目前还没有形成统一的配套设施。”翁昆说。

期货擦边球?

据《四川日报》2016年9月报道,2016年的春茶季,蒙顶山茶交所以一场“胜仗”震惊业界:截至当年3月底,该公司累计成交量超过160亿元,仅在2016年3月30日,茶交所单日成交就超过了3亿元。据中央电视台2017年2月报道,从2015年10月至2017年2月,蒙顶山茶交所交易额突破了1200亿元,实物交割超过16亿元。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蒙顶山茶交所新任管理层提出的“金融改革方案”。据蒙顶山茶交所官网“大事记”记载,2015年5月,该公司新任董事长柴渝正式上任,提出了“蒙顶山茶叶交易所金融改革方案”,2015年4月2日,蒙顶山茶叶交易所股东会第六次会议召开,会议确定了“互联网+茶产业+金融+现代物流”的商业模式。事实上,这一决议不仅成为该公司的战略,甚至被添加到了其工商信息中。公开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12月8日,该公司“一般经营项目”及“经营范围”发生了变更。其中,“一般经营项目”增加了“网上贸易代理;互联网信息服务”;“经营范围”则增加了“市场管理服务;网上贸易代理;互联网信息服务”。

如果说“市场管理服务”和“互联网信息服务”这一指涉过于暧昧,那么蒙顶山茶交所主办刊物《茶业金融》的解释或许更加清晰明了。2015年11月,在新交易系统上线前,《茶业金融》刊发了一篇名为《蒙顶山茶交所交易系统年内上线交易》的文章。该文指,蒙顶山茶交所要做“期现结合的交易所”,“目前市场上的交易所繁多,但这些交易所始终沿用传统的类期货交易模式,投机者多。茶叶现货交易市场应借鉴期货交易所在期现结合方面的经验,探索期现结合业务的发展,达到金融服务实体的目的。茶交所创新交易系统,通过仓单互换、场内场外期权、预售合同交易、点价交易等方式进行期现结合探讨。”

按照期货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从事期货交易除非得到国务院的批准,否则地方交易所无权开展期权期货的交易。

2017年7月,《茶业金融》再次刊文《行业“搅局者”蒙顶山茶交所》,该文进一步称,“为让茶产品实现金融化属性,茶交所将相对稀缺的茶叶产品证券化、金融化,锁定有升值潜力的茶产品,开展产能预售、现货挂牌等业务。

“T+0”是否合规

时过境迁,随着外部监管环境的变化,“期现结合”这一说法似乎已“不合时宜”。历经多次更新、变迁后,蒙顶山茶交所目前的行情查询交易软件“博易大师”上也看不到“建仓”“平仓”之类的字眼。或许是为了规避监管政策,蒙顶山茶交所对自己的交易模式进行了2次包装。

在记者掌握的一份蒙顶山茶交所宣传画册上,仍然可见相关交易规则的描述。其指,在蒙顶山茶交所平台商业模式下,交易商可以“做多或做空,双向贸易”,其“贸易对手方”是“一对多,多对多”,资金流动性方面,蒙顶山茶交所要求“10%保证金”,仓单“可持有,可转让,可交割”。该平台一位代理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部分交易品种事实上施行的仍然是“T+0”双向交易的模式;交易系统中的“买入”按键实际上发挥着“买涨”的功能,“卖出”则是“买跌”,“转让”仓单则相当于“平仓”。

除交易规则外,现货商品市场不同批次产品必然存在的差异化信息,在蒙顶山茶交所的公开信息中完全找不到。该公司或者不显示商品的具体等级,或者将商品全部归为1个等级。在“产能预售”业务模式下,1亿公斤的商品被拆分成了2000万份在规格上没有任何区别的标准化权益。据该平台官网显示,2017年5月24日,“龙卧珍藏普洱”挂牌上市,该产品挂牌公告仅对名称、生产时间、包装及发售数量进行了说明,其“等级”一栏为空白状态。相似情形也出现在稍早于“龙卧珍藏普洱”上市的“君山黄金砖”等产品中。记者掌握的一份名为《AYNM安岳柠檬1805产品参数表》(产能预售模式下,产品编码方式为拼音首字母加年份合同时间,相似产品还有“四川基茶SCJC1804”“蒙顶甘露MDGL1804”等)的文件显示,发售方将柠檬产品划分为“优等果”“一等果”“二等果”,甚至设计了类似升贴水的价差机制。而本次发售总计2000万“批”(1“批”等于5公斤)的“安岳柠檬”全部为“二等果”,满足卫生指标GB2762、GB2763及柠檬国标GB/T29370-2012等相关规定。

同济大学上海期货研究院院长助理刘春彦此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信息缺失的现货产品“仅仅是一个用于投机炒作的符号”,其可以被任何商品置换,且对实体经济毫无助益。

事实上,早在2012年12月24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级联席会议就对四川省交易场所的经营模式提出过明确要求。其在《关于四川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检查验收相关事宜的复函》中指出,“希望你省对成都文化产权交易所、四川联合酒类交易所保持重点关注,确保上述交易所的交易活动依法合规,不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采取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不以集中交易方式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加强风险防控,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讽刺的是,该文居然被蒙顶山茶交所悬挂在官网上,作为其“政府批文”。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曾联系蒙顶山茶交所的一位负责人传达采访请求,但截至本文刊发前,该公司尚未作出回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产能预售还是期现结合? 起底蒙顶山茶交所“创新...

随着地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的逐步落实,各地通过金融“创新”快速崛起的地方交易所面临新的困境,以茶叶资产证券化被市场熟..[详情]

同业存单监管再收紧 货币基金收益率或受影响

就短期影响而言,按照现在市场容量来看,单家机构货币基金管理规模一旦达3000亿元以上,投资上或会感到较大压力。[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