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证券IPO过审:诉讼缠身 负债率高过现有A股券商
2017-05-10 10:22:24 来源:野马财经 评论:

人们总说,最让人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这段时间;而对闯关IPO的公司而言,最煎熬的,就是等待证监会批复的过程。

  相信这一点,浙商证券体会尤其深刻。

  早在2014年6月,浙商证券就提交了招股书,一年后,证监会给出了修改意见,而浙商证券也根据这些意见进行了修改与补充,并很快将招股书再次送到了证监会手中,然而直到今年5月3日审核才获得通过...至此,距第一次提交招股书已经过去了33个月。

  33个月的等待,终于换来了一纸IPO通行证,结果还算不错。不过,证监会也针对浙商证券的内部控制提出了问题,并要求其进一步补充说明。

  内部控制,就是公司内部的管理制度及执行状况,说白了,证监会对浙商证券的治理水平表示了疑问,希望得到合理的解释。

诉讼缠身,原监事长带头违规!

  在反馈意见里,证监会提到了浙商证券“在委托理财、投资顾问和投资银行业务持续督导等方面的违规行为及诉讼纠纷”。

  而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最近几年,浙商证券摊上的事儿可着实不少。

  先说近的,2017年3月,据中国网报道,一位来自江苏常州的金先生在2015年底和浙商证券签订了一份投顾协议,本金5000万元,不保底,但协议里明确写有,止损线为本金的10%(也就是最多亏损500万元就得止损了),然而,截至目前,金先生这已经亏了将近3000万元。

上图为相关协议内容

  而在2016年8月,金先生就发现自己的账户亏了1000万元,找经办人苏某询问时,却被忽悠着签了一份补充协议,协议称浙商证券将兜底全部亏损,但乙方金先生不得干涉和影响甲方的操作思路与操作方法。

  一方面,中国网报道,真正到了清盘的时候,苏某对此则回复称,(浙商证券)总部没有支付的义务,炒股都是有钱大家分,没有保本这回事,这种协议不对等;另一方面,证券行业律师表示,金先生与浙商证券签订的《投顾服务协议》是没有问题的,但补充协议书是无效的,“保底补充协议纯属忽悠”。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证券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未经过其依法设立的营业场所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

  但如果真的出现了类似情况,惩罚措施却十分有限。例如此次,目前只是江苏证监局对浙商证券苏海明(苏某)发出了一条《行政监管措施》,称“我局决定对你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

  对此,券商人士也向野马财经表示,“发生这种事情,主要是券商从业人员明知故犯,而且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机构往往对这种违规代客理财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野马财经发现,浙商证券员工代客理财并非头一次。2016年2月,浙江证监局也曾披露,浙商证券原监事长李坚路私下接受客户委托理财并引发了纠纷。

  大家都知道,监事会设立的目的就是督促公司更加规范地运行,结果监事长却带头踩了红线,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

  除此之外,浙商证券还出现过向风险承受能力与产品风险等级不匹配的客户推介金融产品、违约承销私募债券、从业人员替客户办理证券交易操作等诸多问题,(公司及员工)收到过江苏、天津、浙江等多地证监会整改通知。

  同时,2015年9月,浙商证券旗下子公司浙江期货因为违规向用户开放配资系统,被证监会发言人点名批评。

  上述券商人士分析,这些违规行为发生的根本原因,都是利益的驱使。但对一家金融机构而言,把对利益的追求放在用户的资金安全前面,显然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做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