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信拟撤离 区域股交中心变“鸡肋”?
2017-03-18 09:08:13作者:熊学慧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在监管层重拳清理整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俗称“新四板”)的背景下,中信证券(600030.SH)、国信证券(002736.SZ)等多家券商开始集体“清盘”离场,期望安全着陆。

3月17日,国信证券发布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九次会议决议公告,决定转让前海股权交易中心(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股交中心”)等4家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股权。

无独有偶,四天前,中信证券亦发布转让信息,以3.3亿元底价清盘前海股交中心全部12.74%的股份。另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安信证券也有退出前海股交中心的计划。

有分析人士指出,除了前面提及的监管层的“风险管理要求”外,区域性股权交易平台由香饽饽变成“鸡肋”、甚至成“地雷”是券商集体退出的关键因素。

深圳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知名股权交易人士称,“私募债”诱发区域性股权交易平台的交易风险后,加之新三板市场的挤压,各券商股东在平台获利微薄,在交易风险扩大的情况下,集体离场成为必然选择。

券商加速离场

公开资料显示,在前海股交中心前十大股东中,中信证券是第一大股东,持有12.74%股份,国信证券、安信证券位居其后,分别持有10.62%、8.49%。

此外,国信证券还持有厦门两岸、青岛蓝海、江西联合等三家股权交易中心的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33.33%(第一大股东)、20%(第二大股东)和2.28%。

国信证券在上述四家平台对应的认缴(实缴)金额分别为1.25亿、1000万、3000万和500万元。如果参考中信证券的报价,按平均溢价120%的比例测算,国信证券在上述四家平台出资的1.7亿元在交易完成后共计可获得3.74亿元收益。

不过,目前还不清楚国信证券会如何报价。国信证券称,将对相关交易资产进行评估并公开挂牌征集受让方,受让方并没有排除关联方。

据了解,国信证券与多家券商及机构共同持有多家区域性股权产易中心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原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但是这些“关联方”非但不愿接盘,反而在加速准备离场。

在国信证券发布转让公告的前三天,中信证券就“率先”发布了转让其所持的12.74%的股份,让出第一大股东的席位。而持股8.4933%的第三大股东安信证券同样在着手清盘前海股交中心的股份。

上述券商并没有说明其退出“新四板”平台的详细原因。《中国经营报》记者分别询问中信证券、国信证券,但都没有得到明确回复。据安信证券内部人士透露,不会再从其他股东手中接盘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的股份。

获利甚微VS风险大

前海股交中心等“新四板”平台公司会从几年前各券商抢筹的香饽饽变成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这期间究竟发生了哪些重大变故令券商集体逃离?

有接近中信证券、国信证券的知情者对本报记者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方面,区域性股权交易场所在几年间累积的大量风险触发了监管层的新一轮清理整顿;另一方面,“新四板”并没有给参股其中的券商带来更多收益,券商从趋之若鹜到清盘逃离有其深层内因。

企业注册信息显示,中信证券、国信证券等券商是在2012年之后开始陆续进入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的。

当年,证监会公布了《关于规范证券公司参与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完成清理整顿后,具备条件的证券公司可以参与区域性市场相关业务。

这些业务包括挂牌公司推荐、挂牌公司股权代理买卖、股权转让、定向股权融资、私募债券融资、为区域性市场的挂牌公司提供转板服务等。

之后,各大券商开始密集布局各区域性平台。2013年、2014年,厦门两岸、青岛蓝海、江西联合等股权交易中心先后设立,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及银河证券、安信证券等大小券商纷纷参股其中。

而券商入股“新四板”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能获得更多的业务支撑。如2012年5月揭牌的前海股交中心,首批获准开展的业务包括9类25项,首批有多达70余家机构参与其中。

不过,经过几年“探索”,“新四板”业务并未给券商带来更多收益,而参股平台的风险却在累积,并最终爆发包括“私募债”在内的一系列交易风险。

前海股交中心董事长胡继之向记者坦承,公司获利甚微,并没有给券商股东带来更多的收益。以前海股交中心为例,目前该平台挂牌企业总数达到1.38万家,为全国之最,但其业绩并不理想。

2015年前海股交中心营业收入2.06亿元,净利润323.86万元;2017年1月营业收入1502.14万元,净利润仅为25.86万元。

胡继之分析,其中原因包括,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并未纳入证监会的监管视线,各地方政府又重点扶持“新三板”等,券商难以向“新四板”业务渗透。

如果说收益微薄还能让各券商股东隐忍其中,参股平台由香饽饽变成“地雷”则是各券商股东无法承受的风险。

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信息显示,各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陆续出现跨区域违规“揽客”及设立分支机构、拆分权益突破200人限制、违规发行私募债券等一系列风险隐患,积累了大量的安全风险。

活下去是首要问题

记者在查询部分区域性交易平台资料时发现,有些平台已经在所在区域外设立了多家交易中心,或以地方分支机构的名义、或以某某“科创板”的名义大举在当地招揽业务。而部分区域性交易平台跨省“揽客”则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不过,这类“擦边球”业务已经走到尽头。国务院办公厅1月26日发布《关于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的通知》(2017)第11号文),明确规定每个省只能设置一家股权交易场所、不得跨区域经营、禁发私募债、交易实行T+5制度等。

上述禁令一出,各股权交易所几乎“停摆”,都在等待相关的细则出台。有平台负责人面露愁容地对记者说,“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比如广东省,按新规只允许设立一家股权交易中心,广州股权交易中心、前海股权交易中心谁去谁留,如何整合仍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

事实上,上述风险及收益等因素叠加最终逼退券商。深圳市一位从事多年股权交易工作的业界人士对本报记者称,监管层对各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是触发券商集体离场的催化剂,“防控风险”也就成为券商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前述平台负责人则称,“新四板”私募股权交易冷清,监管层近期又发出包括“私募债”等事项在内的禁令,市场骤然降温。鸡肉没了,汤也洒了,鸡肋还有味吗?券商离场或是一个必然选择。

不过,尽管要面对清理整顿、券商清盘等现实困境,有平台负责人对区域性交易市场的前景还是充满必胜信心。

胡继之对记者表示,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机体,区域性股权交易场所不可能消失。

数据表明,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40家区域性股权市场,除云南外其他省市均已设立,总计挂牌企业1.74万家,展示企业5.94万家,2016年为企业实现融资2871亿元。

胡继之称,有些股东选择退出,也会有新的股东进场。“不过,现在摆在眼前的不是谁进谁出的问题,而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

一个好消息是,在清理整顿的同时,监管机构还在考虑如何促进市场发展。而这正是胡继之等待的机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中信、国信拟撤离 区域股交中心变“鸡肋”?

有分析人士指出,除了监管层的“风险管理要求”外,区域性股权交易平台由香饽饽变成“鸡肋”、甚至成“地雷”是券商集体退出的..[详情]

信用风险进入高发期 富国嘉实等债基净值波动加大

随着年报披露临近以及信用公司评级调整期的到来,债券市场再次进入“排雷”期。与此相应的是,由于预期风险事件增多以及信用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