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规上要对“周信钢们”更狠?
2017-01-07 15:09:57作者:刘辉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由于对概念界定的模糊,这就造成了对“一致行动人”这一重要的证券法基本范畴立法效力层次过低,并缺乏系统性,这也成为“周信钢们”肆意违规且有恃无恐的重要根源之一。此外,重处罚轻赔偿的模式应该有所调整,从而让“周信钢们”面临更大的违规成本。

回顾周信钢举牌史,其信披违规多次,且多次拥有一致行动人。“一致行动人”的概念最早由英国《伦敦城市并购法典》提出,主要是指根据协议以及非正式协议通过其中一方购买股份从而获得或者联合控制该公司的当事方。

但我国《证券法》对“一致行动人”的概念界定较为模糊,因此,必须首先在《证券法》中对“一致行动人”作出明确的厘定,同时,借鉴发达国家的立法以及内地《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制定经验,详细列举推定一致行动人的种类和范围。

内地相关证券立法虽然规定了一致行动人应当披露的具体内容,但并未明确一致行动人到底应当如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是各一致行动人分别进行信息披露还是全体一致行动人共同进行整体的信息披露?抑或是可以由信息披露义务人自由选择具体的披露形式?事实上,上述三种方式均被不同的证券立法所承认,并衍生出三种不同类型的立法模式:第一种模式以英国为代表,第二种模式以中国香港为代表,而第三种模式则以美国为代表。

2002年《上市公司股东持股变动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13条曾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为多人的,可以以书面形式约定由其中一人负责统一编制持股变动报告书,但各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在持股变动报告书上签字盖章。各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对持股变动报告书中涉及其自身的信息承担责任;对持股变动报告书中涉及的与多个信息披露义务人相关的信息,各信息披露义务人对相关部分承担连带责任。”但是2006年《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废止了2002年颁布的《上市公司股东持股变动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从而导致上述规定全部失效。

从披露的具体形式来说,应当首先明确《上市公司股东持股变动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中规定的全体一致行动人共同进行整体信息披露的模式。同时,上述立法采用了选择性规定,并未一律禁止分别信息披露等其他模式,应对上述规定进行重置,明确整体信息披露是唯一的法定形式。因为根据内地证券市场的发展实际,分别披露和选择披露不符合监管实际,并且容易走入执行难的陷阱。

现行《证券法》并没有对一致行动人的法律责任单独设计,而仅在第213条规定了未按规定履行上市公司收购的公告、发出收购要约、报送上市公司收购报告书等义务或者擅自变更收购要约的法律责任,一致行动人违规信息披露适用之。主要责任形式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和3万~60万元范围内的罚款。很显然,如此低的罚款当然对“周信钢们”构不成威慑。

从比较法的视野来看,美国《证券交易法》对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一致行动人规定了每日100美元的罚款,并且规定所有进行内幕交易的人按照其所得或减少的损失赔偿对方当事人,并处100万美元以下非法所得或其减少损失三倍的民事罚款;一致行动人的内幕交易行为构成犯罪的,对自然人处100万美元、非自然人250万美元以下的罚金,对自然人还可并处有期徒刑。目标公司可对一致行动人短线交易所得行使归入权。在中国香港,对违规一致行动人可进行私下和公开谴责、发表涉及批评的公开声明以及向有关部门举报。一致行动人不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可处罚款或者监禁;内幕交易一致行动人五年内不得担任目标公司董事和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等;同时,没收非法所得或其减少的损失;处非法所得或其减少的损失三倍的罚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从法规上要对“周信钢们”更狠?

由于对概念界定的模糊,这就造成了对“一致行动人”这一重要的证券法基本范畴立法效力层次过低,并缺乏系统性,这也成为“周信..[详情]

这些基金2016年亏惨了,别轻易去碰

2016年的股市终于在腾挪跌宕中结束了,由于去年年初熔断的影响,大盘到年底也没有收复失地,沪指全年累积下跌12.31%。那么作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