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去杠杆”剑指委外投资
2016-12-24 12:42:18作者:杨井鑫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在监管协调下已经有了初步解决方案,但是债市的脆弱却引发了各界关注。短短7天时间,债市交易中的高杠杆风险暴露无遗,而“去杠杆”和对杠杆的约束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两年来银行委外投资疯狂。在资金端,由于资金成本相对较高,推高了委外业务的收益要求。而投资端的实体经济回报低,股市萎靡,让受托机构不得不将目标转向债市。然而,投资时机操作时,过高的投资收益要求让金融机构不得不一味加杠杆投资,低估了隐藏风险。事实上,监管层已经意识到银行表外理财和债市风险,正酝酿将银行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测算中,而这可能从总体规模上限制委外投资规模,间接达到债市“去杠杆”目的。

倒逼加杠杆

由于利率市场化的推进,近两年债市成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赚钱的大市场。但是,很大一部分城商行、农信社等金融机构受限于投资能力,选择了委外投资模式。

委外投资的资金出自银行理财,而商业银行等机构将这些资金委托外部的公募基金、证券公司或私募基金进行投资,并对投资收益和利润分成进行约定。

“委外投资的收益确实比较可观。如今股市、信贷或者类信贷业务都不好做,委托给外部机构还比较省事。”一家城商行人士向记者透露,银行内部只需要委托前对机构进行考核,拟定门槛标准,定期监督,把控好风险就可以了。他表示,虽然银行承担了一定的风险,但是在模式上更像是一个中介。“就银行来看,风险其实可控。委外投资对收益有止损约定,一旦出现风险也能随时终止业务。”

“实际上,受托机构的压力更大。为了拿到更多的业务和业绩,他们对投资收益有相当的要求。一些公募基金可能对风险的把控还算完善,但是私募和券商就会更激进一些。”一位市场人士向记者透露,更有意思的是,尽管很多保守的银行在选择受托机构时范围大多圈定在公募基金,但操作中的公募仅仅是通道,实际操盘的则是私募基金,给投资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投资机构的杠杆来自于委外投资的收益要求。由于城商行、农商行或农信社在资金成本上要高于国有大行,所以在投资收益上也会有更高的门槛。

上述市场人士称,“通常基本的收益要求都在年化5%左右,对于超额收益则实行分成激励受托方做业绩。”

据了解,对超额收益的逐利让受托机构有意愿放杠杆“博一把”,而长期的债市牛市也让这些投资机构忽略了潜在的风险。该人士表示,“行业内大多数都这么玩,市场对债市的认知不够,其实风险已经很大了。”

风险何在?

对于债市投资加杠杆,这种模式已然非常成熟。据了解,此前债券交易是能够放双重杠杆。一方面是通过结构化的产品设计引入银行配资,另一方面就是此次涉及的代持。然而,由于股市配资的恶劣影响,银监会对该结构化配资要求有了一定限定,避免了无限放大杠杆。

申万宏源在一份报告中测算,上半年债市前端结构化的杠杆通常在4~5倍。但是,部分机构屡屡被曝无视风险,将杠杆放大到9倍,这种博收益的方式在行业内并不鲜见。市场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海通证券2014年初曾经8只债券产品亏损率超过30%,引发市场对高杠杆“玩法”的质疑。

“如今结构化的产品杠杆受到了限制,但是市场杠杆却还缺少限制。”申万宏源分析人士称。

记者了解到,这种“放任”也为今后市场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在银行间债市投资中,投资机构考虑到变现问题往往选择流动性较强的债券,在购进后通过代持融进资金。比如,1亿元的资金购入1亿元的债券,然后再代持融资,盈亏算前者。由于债券的流动性较强,在不考虑到风险因素的情况下,能够融进1亿元的资金,这就成为了一轮循环。“理论上来说,这种杠杆能够放的无限大。用1亿元的资金反复通过代持运作博数亿元的债券收益。”上述市场人士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债市“去杠杆”剑指委外投资

债市的脆弱引发了各界关注。短短7天时间,债市交易中的高杠杆风险暴露无遗,而“去杠杆”和对杠杆的约束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详情]

债市噪音掩盖多重利好 机构称A股回调即可买入

昨日国债期货市场迎来三连阳,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报收96.980元,上涨0.83%,收盘价创下近9个交易日最高;5年期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