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加息非债市“黑天鹅” 亚洲高收益债券一枝独秀
2016-09-28 15:06:21作者:朱丽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一直以来,美联储加息被认为是悬在债券市场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但惠理投资董事叶浩华认为,这可能是个伪命题。“历史告诉我们债券的表现不一定受到利率上升的影响,事实上,上一轮2004年6月美联储加息周期后,亚洲美元债券指数的表现超过联邦基金达到30%。由于息差的收窄,高收益债券将会表现更佳。”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6月底止,美林亚洲高收益债券指数的波段涨幅超过25%,自2004初年到2006年底的三年期间,该指数涨幅甚至接近39%。

  “即使市场对美联储在12月加息的预期升温,但实际上对亚洲高收益债券的影响有限,因为相关交投以绝对收益率为主,而非息差交易,而且亚洲高息债的存续期偏短。”某外资债券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青睐中国开发商

  近年来,中国开发商已经占据了亚洲离岸债券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高收益债券市场更是由中国内房债主导。以惠理旗下的大中华高收益债券基金为例,截至8月底,房地产在该基金的投资比例高达53.9%。

  目前该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8亿美元,是市场上最大的专注投资离岸大中华高收益债券的零售基金之一。截至8月31日,基金前十大投资中包括花样年控股、时代地产、雅居乐、龙光地产等内地房企。

  尽管外界对于内地楼市泡沫的担忧逐渐升温,叶浩华却认为,随着内地政府多轮的双降以及对楼市的宽松政策,房地产市场自去年第二季度以来已明显复苏,同时未来12-24个月的现货市场仍将维持稳健。“我们在选择投资对象时,主要考虑公司是否有能力还债,以及是否有意愿还债。”他坦言。

  “目前对内地开发商而言,他们有很强的现金流和充裕的流动性。政策的调控影响有限,最大的风险来自补地而并非销售。我们主要投资一些低评级,市场关注度较低的内房企业,他们大部分都是在二线为主,三四线占其销售的比重仅约20%,库存消化压力并不太明显。同时也寻找一些特别机会及事件驱动的买入机会。”惠理债券基金经理胡文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穆迪助理副总裁刘致伶亦表示,受评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今年全年的利润率和利息覆盖率有望保持稳定,“由于去库存压力减轻、完工率上升及融资成本下降,2016年全年开发商的利润率和利息覆盖率可能会较上半年有所改善。”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离岸中国房地产高收益债券的总回报达到7.5%,债券的价格亦长期处于高位。按照债券评级的组别区分,单一B级内房债券的回报率达到7.9%,跑赢BB组别录得的6.1%。

  “我们对中国债券相对比较谨慎,尽量避免一些高杠杆的房地产企业。”美盛环球西方资产管理亚洲(日本除外)投资主管孙应梅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亚洲高收益债券跑赢股票

  由于市场持续波动,投资者在低利率的环境下普遍以寻求收益为目标,而亚洲高收益债券则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截至今年8月底的12个月内,亚洲高收益债券(以摩根大通JACI非投资级别企业债总回报指数代表)录得13.7%的回报,高于亚洲股票(以MSCI明晟亚洲日本除外指数代表)回报的13.2%。同时,以5年的表现计算,亚洲高收益债券的回报达54.6%,大幅抛离亚洲股票同期20.8%的回报。

  相比之下,亚洲债券的波动率则远低于亚洲股票。“过去十年,亚洲高收益债券的波动率仅为5%-6%,而亚洲股票的波动率却超过10%,因此,经风险调整后的亚洲高收益债券表现依然优于亚洲股票。”叶浩华表示。

  同时,根据彭博的资料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亚洲高收益债券波动度为3.1%,亚洲投资等级债券波动仅为2.18%,远低于美国高收益债券的6.67%,甚至低于美国公司债的3.62%和欧元高收益债的4.7%。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