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张五常
以公款办私立大学是正着
2016-08-22 15:07:24作者:张五常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从任何角度衡量,私立的大学比公立的有较佳的效果。尽管我认为今天大家常见的国际大学排名属无聊的玩意,但排在前头的一律是私立的大学。我不怀疑以每个学生的成本算,公立高于私立。四十年前,当我考虑儿女选校之际,美国的私立小学的教育质量远比公立的为佳是同事之间的一般见解,但数据资料说,以每个学生的成本算,私立的只约公立的一半。

  不是没有例外。当年在洛杉矶比华利山有一间公立的中学办得很出色。主要是犹太血统学生的中学。以色列的文化,教育孩子有他们的一套,是否可取见仁见智。当年在洛杉矶加大念本科时,进入新学科的教室,我喜欢环顾左右,看看犹太血统的同学有多少,因为那些会是我的主要竞争对手了。读书要拼搏,讲体力。当年来自香港的学生,体力比不上西方的,但比较用功,斗得过。但犹太学生不仅体力好,他们的拼搏能耐说不得笑。我认为中国的同学不要走那样的路。读书不成没有什么大不了。学问这回事,每个人应该尝试,但培养不出兴趣不要勉强。不少朋友,包括我自己,做学问主要是为了兴趣与享受。

  香港回归前,今天记不起是哪位财政司对我说,香港大学每年由政府提供的经费可以把所有学生送到哈佛等名校就读,包食宿,言下之意是质疑政府应否这样花钱。我当时打趣回应:「港大的多块地皮可能是地球上最值钱的,卖出去建豪宅政府不会再有财政困难吧。」大约一九八五年,我跟很谈得来的财政司彭励治提出如下建议:「政府把资助大学的钱,以基金形式送给大学,让大学搞私立,正如美国的私立大学不少获得外间的基金资助。政府赠送的算是大学基金的一个重要部分。政府久不久可以核数,但其他一概不管。每年赠送多少五年看一次成绩再考虑,但交出去的钱不要约束大学的使用时间,用不完由大学的基金积蓄起来。大学收学生的学费有弹性,教师的薪酬与合约为何,学系怎样运作等,政府一律不管。这就变作西方私立名校的模式。」

  彭老当时对这建议很有兴趣,但担心政府把纳税人的钱这样处理,不少人会反对。我解释说香港的大学收取的学费是该校总支出很小的一部分,转用基金资助的方法处理,大学可以保证现有的学生人数不减,这组学生交出的总学费不加,但其中某些学生的学费较高某些较低可以调校,而增收学生的学费多高大可自由。换言之,我建议政府提供的基金是购买一组学生的廉价求学权利,替代弗里德曼建议的、大学不宜用的学券制。大学不宜用学券制,因为学费的价格分歧有好用途,西方的私立名校一律用得有可取的效果。

  彭老同意,要我跟进。他认为要先从中学入手,叫他的办公室替我约见一位女子中学的校长会谈。殊不知一谈之下,知道困难重重:有好些工会机关要过,有几个政府部门要过,学校教师与职工的薪酬有硬性的等级划分,等等。该校长说,她的猜测是这些团体会一律反对改为私校制。

  上述的经验让我明白为什么昔日美国的公立中、小学的教育成本比私立的高那么多:纳税人的钱,经过政府的手,交出去时惹来多个利益团体的蚕食——这些团体包括政府的好些部门——会大幅增加成本。但如果政府把纳税人的钱用私人基金的方法,一手把资助的钱交到大学那方去,然后除了核数政府不管其他,就会出现我在《经济解释》分析过的效率税制。

  用上述建议的方法来把公立的大学改为私立,很多地方会因为既得利益团体的存在,难以推行。但中国是另一回事。有三个理由。其一是在中国目前的大学制度下,利益团体的左右还不严重。其二是处理改制,北京历来惯于改,是老手,有他们的方法。第三点可能最重要:上述建议的大学改制,除了一些利益团体所有的人会得益,何况牵涉到的利益很大。考虑如下几点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张五常

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