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张平
现金贷遭整治 趣店为何却面临空前压力?
2017-11-23 17:01:46 来源:平说财经张平

昨天(21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称《通知》),直指目前备受争议的现金贷,要求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并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据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7月底,全国共批准了15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广东省最多,有43家;其次是重庆市,有28家;江苏省和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有21家和13家。

按照监管方要求,现金贷业务将实行牌照化管理,目前来看相关牌照的持有者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以及备案后的P2P业务主体。现如今,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立即停发网络小贷牌照,无疑是收紧现金贷政策的第一步。



为此,业内人士纷纷表示,监管已经对“现金贷”按下了暂停键。从这份通过特急通知方式发出的文件可以看出,此次监管直接点名了现金贷业务存在的风险隐患,而这也和前段时间“趣店”事件引发的现金贷行业风波不无关联。

受此影响,多家在美上市的网贷公司股价开始有所反应。其中,宜人贷和拍拍贷跌幅超10%,趣店盘前一度跌超30%。趣店于今年内10月18日正式在纽交所上市,市值一度突破100亿美元。不过,在一夜成名之后,也遭到了舆论对趣店商业模式和道德的诟病。

就在稍早之前,为了应对各界对“现金贷”过于暴利的指责。趣店的CEO曾公开表示“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资助费用给您”、“(过期)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了”的表述,但这样的言论,不仅没能减少外界的质疑声,反倒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那么,当前的“现金贷”行业乱象究竟问题出在哪儿呢?首先,违反相关规定变相提高借款利率。监管部门早在2015年9月出台法律文件规定,借贷双方利率未超过24%的,出借人可请求保护,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36%,则认为超过的部门利率无效。



为了规避这一法律红线,国内的现金贷平台通常用隐蔽的方式将高利率加到借款人身上,比如高昂手续费、快速信审费、账户管理费等名目,使其年化利率普遍高于24%。目前市场现金贷平台年利率动辄50%-60%。

现金贷的暴利让趣店扭亏为盈,趣店平台前年做“校园贷”时还亏损了2.33亿,到了去年转行做“现金贷”时一年间净赚5.77亿。而今年仅是上半年,现金贷就为趣店带来了9.74亿。如此暴利行业,给我国的金融体系带来很大隐患。

再者,一日借贷,终生还款。现金贷专门做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的领域,特别是对学生和蓝领这样缺乏信用记录的人群。本来现金贷的用途是作为“应急周转”。而现实生活中,很多收入不高的人,借了现金贷去消费,这样已经是透支了未来收入。当借款人发现自己债务支出高于收入,现金贷这个窟窿无法填补时,要么走上“借东墙补西墙”的老路,要么干脆懒帐不还。

最后,暴力催债,扰乱社会秩序。面对“现金贷”的懒帐之人,贷款平台就将这样的不良资产转给了讨债公司。而讨债公司可以反复用短信和电话催讨,甚至爬虫通讯录、骚扰借款人的亲朋同事,给借款人的家庭和单位造成了强大的压力。这样的催讨攻势对于脸皮薄、心理承受能力一般的普通人是行之有效的。但是扰乱了社会的正常秩序。



尽管,现金贷能给趣店这样的网贷企业带来丰厚利润,但是其对国家的金融安全、社会稳定带来隐患。监管者只能是“从严整治,决不懈殆”。但现金贷作为群众“应急周转”的借贷方式,也不可能完全被取缔。当务之急,就是要引导其走向合理的、规范化的轨道上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