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张平
支付宝们被"收编",央行在下很大一盘棋
2017-08-10 15:11:24 来源:平说财经


近日,央行下发文件,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并给出了最终时间,2018年6月30日,届时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业内人士指出:“央行对网联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快速完成接入,技术马上达到要求。”

事实上,这是近期内网联第二次爆出重磅消息,引发市场关注。此前,多家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财付通、支付宝、银联商务等在内的45家机构于7月28日签署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拟共同发起设立网联。

解释一下,“网联”的全称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指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银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并且要受央行监管。这等于是“央妈”再给银联生了个叫“网联”的小弟弟,银联吃独食的时代结束了,银联当然有理由为此大哭一场。

除了成为第三方支付清算平台没戏外,银联在其核心业务——银行卡清算业务上,也正面临着“国门全面打开”,Visa、万事达、美国运通的全面杀入,也在挤压银联在银行卡上的市场份额。昔日独享蛋糕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从“网联”的股权结构上来看,其注册资金是20亿元。央行是网联的第一大股东。银联只占网联1.55%的股权,所获待遇尚不及央行要收编的支付宝和财付通在“网联”的持股比9 .61%。当然,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在被央行“收编”时,也存在苦乐不均的现象。财富通能与支付宝的地位平起平座,马云肯定不会很开心。

而对于第三方支付平台来说,网联平台是央行强加给第三方支付的一个中介机构。央行把第三方支付给统一“收编”了,归笼在网联平台下。真可谓是“侯门一入深似海”,支付宝和财付通的超级金融梦想也遭到天花板。现在问题是,央行为啥要下“死命令”限期“收编”支付宝们呢?无外乎有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央行要想加强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力度。以前,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跟各银行对接,就出现了客户交易央行无法监管的情况:比如,你使用支付宝,从自己的建行账户向朋友的农行账户转账。如果是传统的银行卡汇款,这笔钱从建行出来,进入银联的清算系统,然后到达农行。

但在第三方支付出现之后,不是这样完成的。你通过支付宝从建行转出的钱,进入了支付宝建行账户。然后,支付宝从自己的农行账户,给你的朋友打了一笔相同金额的钱。这样,除了支付宝,没有一个中介机构、监管机构可以看到这笔交易。这是最令央行不安的,因为央行无法对民营的第三方支付进行有效监管。


第二,不管是支付宝,还是财富通,他们梦想成为“数据寡头”。但是央行则需要通过收编后的网联平台,获得更多的金融大数据。如果任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成为“数据寡头”,很可能会带来数据垄断。数据垄断比技术垄断更难突破,容易产生数字鸿沟问题,形成信息孤岛。金融数据依赖于大数据,信息孤岛的形则成不利于行业发展,及对宏观数据的有效分析。

由此可见,央行对于金融、消费大数据的重视。从目前支付发展趋势看,银联代表的银行卡支付日渐衰微,第三方移动支付才代表着未来。如果没有网联,未来的金融、消费大数据必将被支付宝、财付通等机构垄断,形成数据寡头。所以,争夺这些数据的控制权,也是央行推出网联的重要原因。

第三,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绕开银联,形成了直连银行的现有模式。这种模式绕开了央行的清算系统,使银行、央行无法掌握具体交易信息,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不仅如此,这一模式也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洗钱、套现获利、盗取资金的温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