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张平
如何通过经济金融手段来治理雾霾
2016-12-26 15:16:09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进入12月份的冬季,中国华北等地霾天气进入最严重时段,雾霾范围明显扩大,目前已超过百万平方公里,波及华北、东北、华中等12省市。雾霾对人们出行、生活造成了诸多不利影响。

对此,环保专家提出了各式各样的治霾建议,比如,脱硫脱销、提高油品质量、强化对尾气排放,以及对其他工业粉尘和建设粉尘的控制。经过测算,如果这些末端措施都做到位,我国单位经济活动量的排放强度降低70%以上。

但问题是,如果经济总量平均每年增长6.7%左右,10年就一番,那么在污染性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运输结构不变的情况下,煤炭消费和汽车消费的快速增长和污染性的工业、建筑业的经济活动量的大幅提高,会抵消末端治理带来的减排效应。当前,我国经济结构中还存在着导致雾霾频发的诸多弊病。

①污染性的产业结构。我国重工业占经济比重偏高,而重工业单位产出导致的空气污染是现代服务业的9倍。②污染性的能源结构。我国常规煤炭占到能源消费的比例67%,清洁能源占比只有13%,仅为发达国家占比的1/3。③污染性的交通运输结构。我国城市当中地铁出行比例仅为7%,93%的出行靠公路。

导致雾霾天气的重要因素终于找到了,主要是我国污染型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然而,仅靠末端治理是难以对雾霾进行有效控制的,必须要通过经济和金融的手段,对雾霾形成长效机制的治理,才能取得预期效果。

第一,改革导致工业用地价格过低的体制。要让土地供给中工业用地的占比降下来,同时提高住宅用地的占比。只有工业用地稀缺之后,地价涨上去,才能弱化工业投资的冲动。相应的,如果商业用地、住宅用地比重快速上升,成本下降,就会剌激低污染的服务性行业的较快发展。

第二,部分服务性行业的税赋过高,目前营改增还没完成,一些服务业还在设计税率的过程当中,对税率的设计必须要考虑到推动经济向绿色转型的要求,即应该让服务业的税赋下降,从而引导资源流出高污染的制造业,进入低污染和绿色行业。

第三,大幅提高排污费的征收标准。如果制造企业需要排污,就应该付出足够的代价。过去排污费太低,使得一些企业,装了脱硫脱销的装置不愿意开。提高排污费,才能使企业有动力去安装和使用排污装置。

第四,应大幅提高对清洁能源的补贴政策。对污染征收的更多税费,而这些税费则用来补贴清洁能源等推动绿色转型的事业上来。我国政府对清洁能源的补贴占GDP比重是德国的1/3,这个比例今后应大幅度的提高。

第五,还要建议PM2.5减排区域间补贴机制。比如,河北雾霾有很大一部分会飘到北京,但河北的财力有限,没有足够能力去治理雾霾。那么,只有把北京用于本地减排的一部分钱,到河北去减排,这对北京的好处远远大于北京在本地减排所带来的好处。这需要设计一个区域间的补偿机制。在这样的机制之下,北京花同样的钱,可以得到更好的减排的效果。

第六,在主要城市实行汽车牌照拍买制度。只有这样才能限制私家车过度增长趋势。上海与北京人口差不多,但上海的汽车比北京少一半,上海的PM2.5水平比北京低30%。其实,通过抬高架车人的购牌成本既可以用来抑制其购车冲动,又可以收到大量的资金,可以用来搞清洁能源、清洁交通等。

第七,提高煤炭资源率的税率。就是要把生产和消费煤炭的成本提高,从而遏制过度燃煤的冲动。目前资源税改革正在进行之中。

第八,建立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绿色金融体系就是要形成三种机制来引导社会资本进入绿色行业,抑制对污染性项目的投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