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印能否在竞争中走进新时代
2018-01-11 14:53:33 来源:人大重阳

中印之间一直存在竞争,经由2017年洞朗一事,双方之间的竞争更加公开化和白热化。新年伊始,依旧不断有媒体推送诸如两国关系紧张、竞争加剧的文章。

在国际关系发生巨大变化、全球治理出现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的全新格局的历史新时期,中印作为亚洲的近邻和发展中大国,同为G20和“金砖国家机制”成员,如何在全球治理和全球化呈现大变化、大调整的今天,稳妥处理两国关系、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改革,将对两国乃至亚洲和世界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世界的大变革、大变化、大调整,包括如雨后春笋的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泛滥,绝对不是昙花一现的临时性现象,它所反映的是,世界进入了“国际秩序过渡期、全球化调整期”,要重新恢复世界政治和经济平衡需要各方做出相向而行的巨大调整和努力。

那么世界政治现阶段究竟有哪些特点?中印两国应该如何适应、调整和互动呢?合作与对抗、封闭与开放、文明冲突与文明融合,这些重大的选择将决定21世纪世界和人类的命运。中印和其他大国都面临这样的选择。

现阶段世界政治特点

一是世界政治坐标的迁移带来的力量失衡,使得全球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增加。

1.全球化继续发展,而反全球化以及民粹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等力量纷纷抬头,挤入政坛中心,且呈扩张之势。

2.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资本阶段,马克思预言的资本主义内在的资本与劳动矛盾,或者说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失衡问题愈加严重,拉大贫富差距,社会分裂和政治极端化趋势更加严重,引发前所未有的资本主义制度性危机,种种迹象表明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混乱已成为世界政治的重大变数。

最为突出的是,美国作为全球治理体系主导者,认为全球化偏离了“美国化”轨道,国际秩序出现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有利的“大趋同”(Great Convergence)也使美国忐忑不安。因而特朗普总统上台后,事事强调“美国第一”,精致利己主义占上风,不愿继续提供或只是有选择的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并开始修改或重新制定国际规则。美国已经成为全球化、全球治理和国际关系的最大变数。中印如何应对这一变数,将对国际关系演革和全球治理转型产生决定性影响。

3.世界范围地缘政治矛盾上升使大国关系更加复杂敏感,美俄对抗不断升级,双边关系跌入新低;关于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必然发生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不绝于耳,声称这是国际格局结构性压力导致的。西方学者援引修昔底德本人所说,以希腊城邦与斯巴达城邦最后诉诸战争决胜负,是因为“雅典的崛起及其在斯巴达引起的恐惧注定了战争不可避免”为依据,断定历史将重演;目前,中东、东亚、乌克兰等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恐怖袭击呈当地化、普遍化趋势,世界既不安宁也不安全。因此,全球化新时期中印关系互动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二是世界经济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期、第四次工业革命特别是技术革命爆发期、信息化社会膨胀期,经济发展不稳定、不协调,全球供给侧结构调整和生产链重组。

其间,金融危机、资产泡沫、经济失衡、就业不平衡等风险难以消除。这些难题因国家和地区而各异,各方对解决办法的观点也不同。




要顺利渡过世界经济转型的困难期,需要各国创新驱动发展,加强统筹协调,联动发展、共同发展,中国和印度在G20以及金砖机制内加强两国经济的联动与合作,将给南南合作注入新动力,持续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目前,金砖五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超过50%。然而,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却将经济失衡归咎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整体崛起,认为是中国这些国家“操纵货币”、搞倾销。于是,贸易反倾销和“301”条款调查满天飞,不惜动用贸易战。中国现在是遭受反倾销等调查最多的国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