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洞朗对峙之后的反思,中印关系如何走出恶性循环
2017-11-10 17:20:47作者:刘宗义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今年夏天,洞朗对峙和中印关系成为世界上最受瞩目的国际热点之一。中印这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的军队,在中国洞朗地区进行了长达70多天的对峙。洞朗对峙虽然最终以和平方式解决,但该事件是印度对中国地区政策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暴露了印度的战略野心和对中国的真实态度。洞朗对峙可能将改变中方对印度的战略定位,改变中印关系的发展方向。

洞朗对峙是印方精心策划的

2017年6月16日,中国边防部队工程人员在临近不丹和印度的西藏自治区亚东县洞朗地区开始施工修建巡逻道路。事前,中方曾就此知会印度方面,印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到18日晚间,印方突然派出约200名军人携带推土机和轻武器,越过中印之间已定锡金段边界进入中国境内,安营扎寨,阻挠中国工程人员继续施工,中印洞朗对峙事件开始。

在最初的报道中,印度媒体众口一词声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越界侵犯了印度领土,后来印度陆军参谋长拉瓦特承认是印度方面越过了边界,但认为中国是在不丹领土上施工,而这一地区位于中不印三国交界处,中方单方面改变了这一地区的现状,威胁着印度本土连接其东北部的西里古里走廊的安全,因此印度有安全关切。并且,印度推出不丹,逼迫不丹方面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在所谓争议领土上修建道路,表明印度是为不丹伸张正义,反抗“中国侵略”。

从洞朗对峙事件发生的地点和时机来看,洞朗对峙是印方精心策划的。中印两国边界由于大部分没有划定,因此出现边界对峙已经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情了。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特别是每当中国或者两国关系有比较重大的事件发生时,边界地区就经常发生对峙。但此次不正常的是,对峙发生的洞朗地区属于中印之间为数不多的已定边界地段,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是发生在未定边界地段。中印锡金段边界早就由中英1890年条约规定。虽然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不平等条约,但不同于中方代表未正式签字的《西姆拉条约》和“麦克马洪线”,是由双方政府代表正式签过字的,并且后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尼赫鲁政府反复确认过的。即使不丹认为该地区存在争议,与印度也没有任何关系。

从时间方面来说,洞朗对峙发生的时间非常诡异。首先是在中国—不丹边界谈判进展比较顺利,双方将达成协议之时。2016年8月,中不第24轮边界会谈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曾表示,中不边界谈判近年来已取得重要进展。考虑到不丹方面对1890年条约仍有不同看法,中方愿意与不丹通过和平方式“一揽子解决”。其次是事件发生在印度总理莫迪访美第一次拜会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并且印方媒体统一口径集中报道洞朗对峙的时机也正好是莫迪访美之时。再次,对峙事件发生在美日印马拉巴尔海军演习之前,马拉巴尔海军演习正好全程发生在洞朗对峙期间。最后,洞朗对峙发生在金砖国家峰会和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前。

洞朗对峙透露出的印度战略意图

洞朗对峙是印方对中国地区政策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暴露了印度的战略野心和对中国的真实态度。其目的可能不仅仅是印方声称的要保障西里古里走廊的安全,其真正目的可能是企图一举扭转中印在南亚和印度洋地区的战略态势,加强其对南亚和印度洋地区小国的控制。

印度方面之所以敢于采取越界与中国进行军事对峙的方式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首先是由于其根深蒂固的全球大国野心、南亚霸主心态、势力范围观念和零和对抗思维。

莫迪上台后,印方高层认为印度进入独立以来、继尼赫鲁和英迪拉·甘地执政时期之后的第三个强盛期,对自身发展前景非常乐观。印度希望成为多极世界和多极亚洲中的一极,但特别担心当今世界有可能会演变为中美两极,或形成中美共治局面。印度不希望中国成为亚洲主导力量,以地缘竞争思维对待中国的经济合作倡议,认为“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及中国与尼伯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的经济合作侵犯了其势力范围。尤其对中巴关系耿耿于怀,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将增强巴方国力,瓜达尔港将阻断其西向海洋通道,威胁其国家安全,因此过去两年里不断声称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克什米尔,侵犯了印度的领土主权,同时不断企图给巴方贴上支持恐怖主义的标签,其最终目的都是要做掉中巴经济走廊。2017年5月,北京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印度是“一带一路”沿线唯一没有参与的大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