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经济开启“跃迁式”新篇章
2017-09-25 17:22:39作者:刘典 郎简阁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自2017年初以来,由于经济指标的回暖,引发了关于中国经济是否迈入“增长新周期”的讨论。5月,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将中国的评级从A3下调至A1,其中重要原因是认为中国经济未来的潜在增速减缓。

而这种讨论随着上半年经济增速达到6.9%的数据而达到了高潮。在目前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加之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三期叠加”新常态的背景下,无论是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还是进出口,上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都交出了一份绝对超预期的答卷。可以说,中国经济的实际表现有力回击了那些市场上“有理有据”的悲观论调。

那么问题来了,在一片唱衰声中,是什么动力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稳步回升并取得如此成绩?关于“新周期”的争论也是围绕诸多传统因素展开,而当下的发展凸显出了中国经济的什么特性呢?

我们先从近两年中国经济的发展走势讲起。

“U”型反转展现经济新态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6.9%,为近年来首次降至7%以下,开启经济增速“6时代”。2015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继续下滑至6.8%,2016年开始连续三个季度均为6.7%,中国经济增速整体呈曲线下滑态势,直至2016年第四季度才开始回调至6.8%。

随着2017年上半年国民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9%,在2016年第四季度的基础上进一步攀升,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总体呈上升趋势。近两年中国经济增速实现U型反转,企稳上行。

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出贡献高、增速快、总量大的特点。2016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率达33.2%,2017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且绝对增量居世界首位,中国经济成为目前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

纵观2017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发展数据,中高端制造业、中高端经济相关服务业,如装备制造业、软件信息技术服务业等产业快速发展,增加值增长迅速;中高端产品占出口比例较高。而传统制造业、服务业增速有所放缓,劳动密集型产品占出口比例下降。

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正在转型、经济结构正在优化、新旧动能转换正悄然生效,中高端产业和新兴产业代替中低端和传统产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我们需要理解,中国眼下所经历的产业转型升级,并非是对西方国家现代化道路的复制,而是有许多新的非传统性因素开始凸显,使整个中国经济的基本形态体现出新的趋势。

为了更好地描述中国新的发展态势,我们借用量子力学中“跃迁”的概念。“跃迁”是指量子力学体系状态发生跳跃式变化的过程,眼下中国经济的发展正是在若干因子的影响下发生由低能态向高能态的动能转换,从而进入“跃迁式”现代化新阶段。

而“跃迁式”现代化在当下有两大表征,即人口的快速城市化和新技术的大规模运用,以下将从这两个维度展开。

“减贫奇迹”孕育时代新需求

中国现代化发展新态势与中国城市化进程息息相关,城市化的基本动力是工业化,城市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也会创造新的需求带动产业的升级转型。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开始了以工业化为核心的现代化进程,三十年的工业化建设为中国经济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利用本身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乘着全球产业转移的东风,顺应国际贸易的分工角色调整产业结构,从而提供新的就业机会,吸引非农产业就业人口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增加城市人口数量,扩大城市规模,带动城市化进程。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从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出口结构中,过去确实是低端产品为主的,然而现在,中国出口产品60%以上是中高端产品。这一现象的背后,其实是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工业国,拥有全部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形成了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游地带的核心地位,并且已经居于全球供应链的中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