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金融业的未来发展与人才培养
2017-05-31 17:06:45作者:吴晓球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尊敬的各位代表、各位委员、各位朋友:

很荣幸在首届(2017年度)中国金融教育发展论坛上做一个发言。中国金融教育发展论坛是在第二届教指委成立之初我和郭庆平主任委员一起思考金融人才培养规划时提议创办的,并得到第二届教指委的批准。郭庆平主任委员长期在央行担任领导工作,有丰富经验,广阔的视野,深入了解中国金融的发展方向。我长期在高校工作,也在思考如何让中国的金融人才培养与中国金融的改革开放乃至于中国金融的未来发展趋势有机地契合起来。

除了我们每年举行一次带有经验交流性质的金融专业硕士培养单位负责人工作会议之外,金融教指委现在增加了一个务虚会,主要思考中国金融人才培养的战略问题。这个务虚会的载体就是“中国金融教育发展论坛”。这个论坛显然超越了金融专业学位的范围,金融专业学位只是金融教育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融教指委可能会与更多的机构合作,举行更大范围的金融教育发展论坛。

金融资产的膨胀与金融风险

习总书记5月3日到中国政法大学视察,其中专门强调“中国的未来在年轻一代”,同样,中国金融的未来也在年轻一代。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金融人才培养对于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中国金融业能有今天,能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金融大国,我认为,与改革开放近40年来金融人才的培养密不可分。但是,如果我们站在一个更远的将来,站在金融强国的角度,用引领世界金融发展趋势的标准看,中国金融人才的培养之路还很漫长,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很多的观念和认识需要深化,很多体制约束需要改革。

今天,中国已经发展成金融大国,虽然我们还不是金融强国。从1995年到2016年的20多年时间,中国金融资产规模增长了近40倍,无论是证券化的还是非证券化的,还是金融总资产,都有较快增长。按不同口径计算金融资产总规模窄口径270万亿,宽口径360万亿。同时,中国的GDP增长也很快,2016年达到74万亿。这一时期金融资产的膨胀速度大大超过经济增长速度,经济的金融杠杆越来越高。这显而易见隐含了某些结构矛盾和金融风险。习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有关金融问题的学习会上提到,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障。这种大规模的金融资产的膨胀内含着很多风险。如何理解这种结构性金融风险,在金融教学和研究中非常重要。

对新概念的疑惑

现在,金融生活中或者金融理论研究中有很多新的术语,需要我们认真思考这种现象。现在我们似乎进入到一个概念不断创造的时代,我对这种概念“不断创造”的现象深表忧虑。现在似乎天天有新概念,天天在学习新概念,天天在阐释新概念。实际上,从理论研究的角度来看,概念是比较稳定的,不可随意更换、创新。现在人们热衷于谈金融去杠杆。我不知道,如何“去”杠杆?为什么“去”杠杆?我们很难“去”杠杆,只能“降”杠杆或“优化”杠杆。金融本质上就是杠杆,金融自诞生那一天开始,杠杆就出现了。也有人说要把金融风险消除在萌芽状态。实际上,金融风险是消除不了的,更不可能消除在萌芽状态。因为,风险与金融与生俱来。有金融那一天起,风险就已存在。金融的背后就是风险,没有风险就没有金融。风险就是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能做的是,不要让金融风险变成全面的金融危机。

所有的规则和行为包括监管准则、现场监管等都是试图防止这种微观层面的金融风险变成全面的金融危机。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是我们的底线和最重要的任务,并不是说把所有的金融风险都控制住。过度理解风险控制就会得出金融“去”杠杆的荒谬建议。金融的杠杆功能是去不了的,没有杠杆就没有金融,也没有效率。我们惟一能做的是适度“降”杠杆,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