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羽戈
囊中江湖:装傻与比傻
2016-10-26 16:02:34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明智,不过偶有例外。我们都该见识过一种教育,其理念可归结为一个“傻”字:如果不能把人教傻,至少要教人学会装傻。理念的表现方式,随语境而转移。若在学校,“傻”字自然不可宣之于口,而代之以冠冕堂皇、义正词严的种种画皮;若在社会,“傻”或“装傻”有时则具备一定合理性和必要性,甚而被打造为一种生存技能、一种人生哲学,譬如我们耳熟能详的“难得糊涂”。

  说起“难得糊涂”,不得不提郑板桥。相传板桥在山东做官期间,尝游莱州云峰山,观摩郑文公碑,晚上借宿山中茅屋。屋主自称“糊涂老人”,其家中有一方砚台,请板桥题字留念,板桥有感主人之名,随手题“难得糊涂”四字,并有跋语:“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这应是后世杜撰的故事,因其传播力巨大,从而构成了“难得糊涂”的渊源。不过细究起来,板桥跋语,不大经得起推敲。相比糊涂,聪明显然更难;相比由聪明而转入糊涂,由糊涂而转入聪明显然更难:聪明人犯糊涂,与糊涂人变聪明,终归是前者概率大一些。

  需要注意这两句跋语之间的关系。哪怕抛开前一句,后一句照样可以成立,只是其立意与“难得糊涂”渐行渐远,而更接近“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三分心平气和”(装傻与忍让,虽然都是心灵鸡汤,滋味终究不大一样)。然而,倘若抛开后一句,前一句则失去了方向,“难得糊涂”再无教育意义。

  此中事理并不难解。板桥教人“难得糊涂”,尤其“难得”二字,可知是针对像他那样的聪明人而言。难得糊涂不是真糊涂,正如装傻不是真傻,相反,这非聪明人不能言之,不能为之。那么,聪明人为什么要装糊涂呢?不外乎有两种可能:第一,一个人过于聪明,往往痛苦,譬如在一个混沌世界,能够明辨是非,不仅是头脑的负担,还是良心的负担,在痛苦面前,有人选择精进,有人选择退缩,所谓退缩,即板桥所云“放一著,退一步”,不问是非,归于混沌(我有点怀疑,这么做能不能真正消解痛苦,达到“当下心安”);第二,众人皆醉我独醒,在醉人眼里,独醒恰是一种罪过,就像举世皆浊我独清,在浊者眼里,独清恰是一种罪过,基于此,聪明人“放一著,退一步”,选择装糊涂,如醒者佯醉,清者佯浊,可视为与世浮沉、明哲保身之道。

  大体而言,这两种情况,一为自救(抑或自虐),一为自保,皆无可厚非,不必苛责。不过,我以为这里还是存在一条底线,即装傻只是不问是非,而不能混淆是非,“不问”与“混淆”之间,正有一段距离。打个比方,两个人争执三年(1959年~1961年)大饥荒是天灾还是人祸,找你裁判,你不愿得罪人,只好装傻:你若回答“今天天气哈哈哈”,属于不问是非;你若回答“一半天灾一半人祸”,则是混淆是非。后者显然突破了底线。当然,严格来讲,这两个答案都不可取。

  遗憾的是,很多人装傻,大都滑向了混淆是非。有一笑话,话说一个布贩子,一个菜贩子,比邻而居,都喜听三国评话,有一天二人争论,诸葛孔明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相持不下,于是打赌:若是一人,布贩子赔一匹布,若非一人,菜贩子赔一担菜。他们找到了说书先生主持公道,先生想了想,答道:诸葛孔明是两个人,菜贩子错了,该赔一担菜。事后,菜贩子抱怨先生颠倒黑白,先生则笑道:你赔一担菜,他则错上一辈子,算起来,还是你赢了。

  这位说书先生,便是装傻的典型。可恶的是,他不仅在裁判之际混淆是非,还用一种精致的理由为之辩护;其辩护之举,看起来是精明的算计,说白了还是混淆是非。最卑劣的装傻莫过于此:不以装傻为耻,反以装傻为荣。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羽戈

不自由撰稿人,退步青年。撰有《从黄昏起飞》(花城出版社,2008)、《穿越午夜之门——影像里的爱欲与正义》(花城出版社,2009)、《百年孤影》(东方出版社,2010)、《酒罢问君三语》(宁波出版社,2012)、《少年游》(广西师大出版社,2014)、《岂有文章觉天下》(华夏出版社,2014)、《帝王学的迷津:杨度与近代中国》(福建教育出版社,2016)、《鹅城人物志》(广西师大出版社,2016)等。

热文排行
以弱制弱

为什么“学生头儿管学生,甚于校长教员”,为什么“工头管工人,甚于资本家”,为什么“奴使奴,使死奴”?[详情]

自由谈 复国梦
袁世凯的权术
清流的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