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余丰慧
新锐中产 真的中产了吗?
2017-05-24 06:37:04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一个新锐中产的概念出现在社会大众视野。什么是新锐中产?扮演怎样的社会角色?其喜悦与困惑在哪里?需要给予粗浅的解读。

这个概念是著名经济评论家吴晓波先生最早提出来的。主要是指中国近1.3亿中产阶层中,一批从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以80、90后为中坚力量的群体。

这个概念在数量与年代层级上都有很大的局限性。1.3亿人,这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这个数字是会变动的。定位在80、90后也是会变化的。实际上现在的00后进入新锐中产已经越来越多了。

理解新锐中产,必须与传统概念意义上的中产概念做对比。从收入来说,新锐中产群体的收入以10万元为起点,50万为顶点,即10~50万年薪的人群。

按照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制定的标准,传统中国中产阶级是指那些年收入在1.35万~5.39万美元(约合9万~36万元人民币)之间的人。按照《福布斯》杂志的定义,中国中产家庭,年收入应该在1万-6万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7万到42万)。

关键要看国家统计局界定的标准。国家统计局则将中产阶级定义为年收入在7250~62500美元(约合5万~42万元人民币)之间。

从中可以看出新锐中产标准略高于传统中产。实际新锐中产与传统概念中产的主要区别还是从事的职业,即新锐中产从事的互联网新经济或者在互联网背景下成长起来的。

一个国家在人口结构构成上最理想的状态是橄榄形,即中间足够大,两头越来越尖。中间大的部分就是中产阶级要足够大、足够多。这样的构成被称为最有利于社会稳定,最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持续性。因为中产阶层是经济三驾马车中消费这驾马车的主力。而这里还需要区分的是,中产阶级的组成“质量”或者叫做细分。因此,提出一个新锐中产的概念就具有很大的意义。

新锐中产阶层鲜明的特点是,由于其诞生成长于以计算机、互联网为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下,而又正好碰上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技术等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头,其思想开放,行为超前性强,接受新经济新金融等新业态较快。这样,使得其与强大的传统观念,传统管理方式,传统社会文化生态碰撞较为厉害。表现在工作岗位上感觉怀才不遇的人较多。职业上的快乐感并不多,职业上的幸福感也不强。

新锐中产由于基本都在城市,或者说在三线以上城市,其第一压力是高房价、高房租。至于对通货膨胀的感觉应该远远次于高房价。在这个问题上调查取样千万不要出问题。低物价是个全球性的大问题,这一点必须认识到。一个高房价让新锐中产的幸福感几乎消失殆尽。新锐中产幸福感不强背后是中国经济持续性增长的隐忧。

另一个最大特点是新锐中产恰恰是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的计划生育的产物,一部分是独生子女,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负担最重的年龄段,而且没有兄弟姐妹帮衬,还要赡养双方四个老人。可以这样说,新锐中产是负担最重的阶层。

新锐中产阶层就是收入高于传统中产阶级,但其幸福感低、压力大的程度或更严重。虽然是中产,但毕竟还是依靠工薪维持生活的,而且远远不够。新锐中产的出路还在于在正常收入之外加大自己的理财投资力度。

一份对新锐中产调查显示,新锐中产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工资,占比为93%。租金收入、股权利息等其他收入占比仅为7%。这是新锐中产的软肋或者说痛点。足以说明新锐中产的理财意识不是很强。其实无论挣多挣少,投资理财的意识都要尽可能早的开始。投资理财的意识建立可以从两方面帮助自己,一来把钱用于理财可以相对少花钱,一增一减长期来看能差不少;二来复利是很可怕的,时间越长差距越明显,所以如果能早一些理财那么到中年和晚年,物质方面的收益也会更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