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余丰慧
财政收入创新低影响你的钱包吗?
2017-02-08 09:41:3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财政部公布2016年财政收支情况,当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9552亿元,比上年增长4.5%,低于GDP增速2.2个百分点,延续了增幅逐年回落的走势,为自1988年以来中国财政收入最低增速。

分析财政收入下降原因:2016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为近年来减税规模最大的政策措施。不过,营改增后企业竟然普遍认为税负并没有明显减少,这个反差很大。同时,清理涉企收费、扩大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免征范围等也带来一定减收。这部分下降是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本应在稅以外不该有其他政府收费项目的。这部分越下降越减少越好。

经济下行产生的滞后影响。与2015年相比,2016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等增幅仍有不同程度的回落,制约了财政收入增长。这或是根本性的影响。经济增速在下降,财政收入不可能保持高速增长。

当然还有部分收入2015年基数较高,如金融业税收和部分非税收入等的原因。

2016年财政收入暴露的几大问题是,该降不降、该增未增。比如,直接税种的消费税应该增加的,但却减少了。2016年国内消费税10217亿元,同比下降3.1%。对应的企业成本的间接税并没有较大幅度下降。特别是个人所得税仍然居高不下。2016年个人所得税10089亿元,同比增长17.1%。其中,受二手房交易活跃等带动,财产转让所得税增长30.7%。企业所得税增速高于财政收入平均增速。2016年企业所得税28850亿元,同比增长6.3%。

值得关注的是非税收入虽然增速有所下降,但仍高于财政收入的平均增速。2016年非税收入29198亿元,同比增长5%。

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中,受部分地区商品房销售较快增长等影响,契税4300亿元,同比增长10.3%;土地增值税4212亿元,同比增长9.9%。另外,房产税2221亿元,同比增长8.3%。都高于全国财政收入平均增速。

从总体宏观上看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并创出新低是个好现象。中国财政收入增速下降的一个隐形特征是暗含分配结构的优化调整。即:是社会增加值在分配主体之间的重新分配。社会增加值就那么多,国家财政收入增速下降或意味着企业与居民收入增速相对增加了。比如:2016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4%,高于GDP增速1.7个百分点,高于全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速3.9个百分点,国家与百姓收入分配结构趋向合理平衡。

同时营改增减税5000亿元惠及的是企业。去年5月1日起,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实现了增值税对货物和服务全覆盖。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增值税40712亿元,同比增长30.9%;营业税11502亿元,同比下降40.4%。这一现象源于营改增试点的全面推开,原营业税纳税人改缴增值税形成收入转移,体现为增值税增收、营业税减收。之所以企业感受不大,甚至认为税负不减反增,主要是增值税虽然税率整体低了,但是税源税基扩大了。这或是高层应该注意的现象。应该采取措施让其平稳过渡,使得企业税负减轻的获得感大大增强。

2016年在减税降费力度加大、经济增速放缓、企业效益下滑的情况下,财政运行平稳,完成了预算目标,确实来之不易,也反映了国民经济运行正在趋稳趋好的态势。更重要的是在政府、企业与个人的分配结构上显露出了向好迹象。

财政收入增速下降或倒逼中国必须进行行政体制的深层次改革。精简政府机构,裁减冗员,减少吃财政饭公务员比例是当务之急了。

总之,2016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并创出新低并不完全是坏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