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7名实控人提前“退场” 江苏吴中“神药难产”?
2018-03-03 09:53:51作者:张玉,石英婧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神药”问世在即,江苏吴中9位实控人中的7位却选择了先行退出。

日前,据江苏吴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00.SH,以下简称“江苏吴中”)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夏建平、阎政、罗勤、钟慎政、沈赟、金建平、金力于近日签署相关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分别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苏州吴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中控股”)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杭州复晖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晖实业”),合计转让持股比例60.61%。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为钱群英,公司第一大股东吴中控股未发生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之前,江苏吴中刚刚发布《关于取得国家一类生物抗癌新药重组人血管内皮抑素注射液项目Ⅲ期临床试验总结报告的提示性公告》,项目后续将开始申报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的主要准备工作。此外,公司内部董事及高管收到中国证监会结案通知书的捷报传来,赵唯一、姚建林、朱菊芳、许良枝的涉案违法事实不成立。

13年费心研制的新药面世在即,实控人却为何在此时匆匆退出?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多次致电致函吴中医药方面,对方在回复中表示,鉴于采访函中拟采访提纲所涉及的相关事项,目前均在进行过程中,涉及到公司未披露的信息,尚无法给予明确答复,“公司会根据相关事项的进展,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7.07亿元股权转让

据悉,本次交易完成后,信息披露义务人复晖实业将间接持有江苏吴中7442.17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31%。“本次收购旨在积极投身实业,以江苏吴中为平台进一步整合行业优质资源,改善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回报中小股东。”复晖实业方面表示。

根据《股权转让协议》,本次股权转让的对价包括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款以及由收购方承担的债务。本次股权转让款为7.07亿元,股份转让的资金来源于信息披露义务人自有资金。

本次权益变动前,吴中控股持有江苏吴中17.01%的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赵唯一、姚建林、夏建平、阎政、罗勤、钟慎政、沈赟、金建平、金力为吴中控股的9 位自然人股东并持有吴中控股100%的股权,上述9人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本次权益变动后,信披人不再通过吴中控股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公司由赵唯一 、姚建林、夏建平、阎政、罗勤、钟慎政、沈赟、金建平、 金力共同控制变更为钱群英实际控制。 据悉,钱群英目前为复晖实业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9人中赵唯一、姚建林、金建平在江苏吴中分别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监事会主席,持有吴中控股的股权分别为:24.24%、15.15%及12.12%。其余6人所持吴中控股的股权均低于11%。持股最高的赵唯一和姚建林此次并未进行股权转让。

“本次权益变动(减少股份)是基于自身需要而进行的个人财务安排,”江苏吴中日前发布的权益变动书称。截至2017年9月30日,江苏吴中资产总额47.84亿元,总负债17.96亿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复晖实业系由浙江复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设立,两名企业股东浙江复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苏州利生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80%和20%。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2017年度,公司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均为亏损262.67万元,2015年、2016年未开展经营业务。

事实上,今年1月份,江苏吴中就曾发布公告表示,因公司部分实际控制人拟转让其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苏州吴中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权,公司股票自1月23日起停牌。彼时,因公司在重大事项提示性公告中称部分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正处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因为重大事项临时停牌曾一度引起外界争议。

2016年12月,江苏吴中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董事长赵唯一、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姚建林、副总经理许良枝、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朱菊芳及财务总监承希分别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据了解,本次主要是对上述5人在2015年8月28日至9月1日期间的增持行为是否与收购响水恒利达科技化工有限公司存在内幕信息交易事项进行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苏吴中部分实控人股权转让公告出来一天之后,江苏吴中就公告了证监会下达的对董事及高管的结案通知书,经审理,赵唯一、姚建林、朱菊芳、许良枝的涉案违法事实不成立。同时,据公司近日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2017年公司业绩预计增加7300万元左右,同比增加101.39%左右。

而面对即将面市的“苏粒佳”以及向好的业绩,江苏吴中部分实控人却为何匆匆离场?对于记者的上述疑问,吴中医药方面并未给予回应。

苏粒佳面市之困

让此次股权转让显得更为扑朔迷离的是,在此之前,江苏吴中刚刚发布了《关于取得国家一类生物抗癌新药重组人血管内皮抑素注射液Ⅲ期临床研究总结报告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提及,该项目后续的主要工作是申报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的主要准备工作,公司将上报相关注册资料至CFDA进行审评审批。

“该项目若能通过CFDA药品审评中心的审评获准上市,将接受CFDA的药品注册,生产现场核查及GMP认证,在取得新药证书、生产批件和GMP证书后,公司将开展该产品上市的学术推广及销售,并根据CFDA注册法规,开展Ⅳ期临床研究。”江苏吴中方面乐观地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吴中以医药和化工为双主业,实业经营和资本运作同时进行。其中,医药业务主要通过全资子公司江苏吴中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来组织运营。苏粒佳项目于2005年7月获得治疗用生物制品第1类I期临床试验批件,于2006年4月完成了I期临床试验。2007年4月,项目获得II期临床试验批件,至2009年12月完成了II期临床试验。2011年3月,项目获得Ⅲ期临床批件,并于2011年6月30日就该项目在北京组织召开了“临床启动会”,会后将经“临床启动会”讨论修改后的最终临床试验方案报送了组长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伦理委员会,于2011年9月29日顺利通过了该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正式取得了相应的批件。

2011年10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首家启动了该项目的三期临床试验并接受病例入组。该项目在北京、上海、江苏、广东、福建、山东、四川、安徽、吉林、湖南等省市的近40家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陆续开展了临床试验工作。

2017年1月19日,项目完成了揭盲工作并于2017年4月21日取得了临床试验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11月底,该项目共计已投入研发费用约6645.57万元人民币。

由此计算,从2005年7月获得I期临床试验批件开始,江苏吴中抗癌新药“苏粒佳”至今研发已达13年之久。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记者,最主要的可能还是临床的数据达不到审批要求,“临床数据不达标就得反复重做,这样花费的时间就会比较久。再加上原来的审批流程多、时间长。最终原因还是数据达不到审批要求,如果数据达标的话,正常7~8年左右就可以了。”

而在抗癌新药苏粒佳即将面世之际,江苏吴中部分实控人选择在此时离场令人费解。据史立臣分析,实控人在这种情况下退出,一是对药监局审批通不通过没有信心,“他们本身也许知道通不过审批,但是提交了审批之后股价就能上涨一些,溢价能力就强了、估值就高了,借机逃走。另一种情况就是整体对这个企业发展没有信心,这在股市也是会反映出来的。”

江苏吴中方面也坦陈,该药品上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后,中心会组织药学、临床、统计、药理等专家进行技术审评,期间可能存在由于项目本身、申报材料质量无法达到评审要求而导致的发补、退审等风险。

此外,随着肺癌发病率的不断增高,我国在该领域抗肿瘤药市场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吸引了更多的企业进入或加大对抗肿瘤药领域的投入,并可能出现更多疗效好、安全性高的同类抗肿瘤药的研发成功并上市,这将加剧该产品的市场竞争风险,进而对公司经营业绩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上述风险可能会导致该药品延期或无法获批。”江苏吴中方面表示。

“如果苏粒佳能够成功上市,市其场及销售情况肯定会不错,抗癌类药物市场都不错。主要是看其后期运营,但是13年时间是有点过长了,肯定是临床数据方面、审批方面或者其他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史立臣表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