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2017年失望之药:莎普爱思不被待见 云南白药质量堪忧
2018-01-02 10:44:36 来源:新京报 评论:

纵观2017年药企市场表现,新京报健康周刊选出十大“失望之药”榜单,上榜企业或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或频上药品质量“黑榜”,或引发关于药品质量的全民讨论,或在环保压力下,承受业绩、转型的双重压力。

我们希望由此为2017年的医药行业新闻进行另一种视角的解读,同时期待2018年的医药行业能够少些“失望之药”。

泡沫破灭:步长制药

上榜理由:顶着“最贵新股”光环上市的步长制药,在登陆资本市场一周年之际,约2.58亿股限售股解禁流通,是解禁前流通股的近3.7倍。步长制药股价也自此开始一路在波动中下跌,直至跌破55.88元/股的发行价。相对于高峰时的1060亿元,步长制药市值蒸发已经超过700亿,这也让步长制药成为2016年初IPO新规以来首个跌破发行价的个股。

其实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初,步长制药曾风光一时,7个交易日后即打开涨停板,股价最高时达155.41元/股,相当于发行价55.88元/股的2.78倍。

股价大跌的同时,步长制药旗下产品还多次因质量问题被有关部门“亮红灯”。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2017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

失望指数:★★★★★

不被待见:莎普爱思

上榜理由: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以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开怼莎普爱思滴眼液(即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直指其对治疗白内障无效,并涉嫌虚假宣传。这款曾居中国实体药店化学药市场TOP10产品、OTC药物销售第一名的“神药”遭到眼科医生集体声讨。监管部门迅速介入,国家食药监总局、浙江省食药监局先后发布通知,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12月7日,股价“三连跌”的莎普爱思紧急申请停牌。12月8日,上交所及浙江证监局亦同时发出问询函与关注函。

2017年12月15日晚间,莎普爱思发出43页公告做出回应,披露了莎普爱思滴眼液1995年和1998年分别进行的Ⅱ期和Ⅲ期临床试验细节。受风波影响,莎普爱思自2017年12月18日复盘后,一周内跌幅超过30%。

失望指数:★★★★★

质量堪忧:云南白药

上榜理由:2017年云南白药旗下产品先后3次被相关部门抽检发现质量问题。其中,1月,国家食药监总局通告,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黄连检出金胺O,存在染色问题,同时部分批次产品还存在总灰分、水分或含量测定不符合规定。4月20日,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菊花性状不合格。5月18日,经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标示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药饮片分公司生产的土鳖虫性状不合格。

国家食药监总局曾指出,中药材来源不正确,种植、采收、加工、炮制、贮藏等环节操作不规范,以及人为掺杂使假、染色、增重、过度硫熏等行为均可导致中药材及饮片性状不合格。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药品不合格的惩罚力度并不算大,违法成本低,对企业威慑力不足。

失望指数:★★★★★

“贿”人不倦:施贵宝

上榜理由:2017年底,上海市工商局对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2015年的行贿行为进行处罚,没收了77万余元的违法所得,并罚款10万元。

施贵宝在药品销售过程中,支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参加“欧洲心脏病学会”往返英国伦敦的商务舱机票费用共计人民币57095元,期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血管内科向当事人采购“福辛普利钠片/蒙诺”等6种药品合计772536.25元。其实,就在2015年同一年,施贵宝还曾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其销售代表以现金、旅游、为会议提供赞助等形式,向医生行贿,从对这些医院的处方药销售中获得超过1100万美元的利润。最终施贵宝同意支付超过1400万美元,以和解有关该公司涉嫌在华行贿的指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