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齐鲁制药遇环保压力 部分厂区减产80%
2017-12-09 09:01:59作者:张春楠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现在工厂车间内的生产线空了一多半,只有20%~30%仍在使用,剩下的员工在厂里培训。”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鲁制药”)位于德州市临邑县厂区的一名车间工人在11月29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此时虽正值日落下班时分,厂区内依然空空荡荡,显得十分冷清。

   对此,齐鲁制药齐鲁安替(临邑)制药有限公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以下简称“临邑厂区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除少数正在进行乳糖验证的无菌车间外,其余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车间已经全部停产。

   此次停产源于11月中旬,工信部、卫计委、环保部、食药监联合发布的《关于做好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医药企业2017~2018年采暖季错峰生产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除临邑县外,京津冀“2+26”城市凡是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企业都将在采暖季(2017年11月15日至2018年3月15日)全面停产。

   除齐鲁安替(临邑)制药因原料药面临环保的停产压力外,齐鲁制药近年来屡遭环保问题诟病。今年8月份内蒙古厂区因为异味扰民的问题被呼和浩特环保局要求整改,而记者走访去年11月发生爆炸的董家镇厂区时发现,周围居民仍怀疑齐鲁制药存在空气及水污染问题。

   对此,临邑厂区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齐鲁制药一直重视环保上的投入。以临邑厂区为例,12亿元的总投资建设中15%投入到环保设施建设,而董家镇厂区也早已实现超低排放。

部分厂区停产

   “如果停产4个月,对利润及销售基本就是三分之一的影响,你想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与南方的企业相比差距就会非常大了。”临邑厂区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11月29日晚间来到齐鲁制药临邑厂区内,厂区内空空荡荡。厂区工人告诉记者,“现在工厂车间内的生产线空了一多半,只有20%~30%仍在生产,工厂正在组织剩余的员工进行培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齐鲁安替(临邑)制药除了不涉及VOC排放,正进行乳糖验证的两个无菌车间外,其余6个车间已经全部处于停产状态。

   齐鲁制药临邑厂区包含齐鲁安替(临邑)制药以及齐鲁晟华制药两个二级子公司,是德州市医药行业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两家公司的主营产品都是原料药。据临邑厂区负责人介绍,临邑厂区在去年达到将近14亿元的营收,其中原料药的营收达到7.9亿元,兽药的营收达到6亿元左右。

   “在停产期间,我们还需要担负仓库、质控、研发、检修等设备及人员安排成本。此外,帮助污水处理的活性污泥也需要不间断维护。”临邑厂区负责人称。不过,他表示目前企业已经报省批准进行恢复生产,“济南的厂区已经批准了,但这需要一个流程,我相信我们这边也会很快批准的。”

   齐鲁安替(临邑)坐落于德州市临邑县的化工产业园,临邑县也是德州市的化工企业重镇。在距离县城约5公里处是临邑县面积达11平方公里的化工产业园内重点发展石化化工、生物医药产业,落户企业除齐鲁制药外,还包括多家化工行业上市公司如索通发展、信立泰药业等。

   化工企业环绕下,污染问题也曾深深困扰居民。“去年冬天的时候,空气污染得连路都看不清,最后公司因为怕出现安全事故,只得让我们停运。”临邑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次限产政策出来之后,感觉今年的空气状况相比去年明显改善。”

   随着《通知》对原料药的限产、停产等措施,多家券商研报也预期原料药预期将迎来价格上涨。广发证券的研报显示,环保推动行业供给侧改革,竞争格局在部分领域开始优化,随着环保趋严,尤其是京津冀地区的环保督查趋严,河北地区的原料药龙头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供给端收缩导致部分原料药价格开始回暖。记者查询价格信息发现,青霉素工业盐、硫氰酸红霉素、6-APA等原料药和中间体均在11月份出现不同幅度的价格上涨。

环保承压

   尽管一直没有上市,成立于1992年的齐鲁制药早已跻身医药工业50强。据齐鲁制药官网介绍,2015年集团销售收入达到128.3亿元,2016年主营业务在医药行业企业中排行第12名,是济南市首家过百亿的民营企业,并连续3年成为“山东省纳税百强企业”。

   不过,作为原料药生产大户,齐鲁制药近来屡受环保问题困扰。今年8月份,齐鲁制药内蒙古厂区因为异味扰民的问题被呼和浩特环保局要求整改,9月份,有群众向中央环保督查组举报齐鲁制药位于济南市董家镇的工厂存在异味,同时位于济南市平阴县和临邑县的生产企业污染严重,经政府核实,齐鲁制药临邑厂区存在甲维盐生产车间密闭不严的问题,责令整改。

   记者在临邑县厂区附近并未闻到刺激性气味,但在厂区内行走时,尽管处于停产状态,车间旁仍隐隐飘来类似臭鸡蛋的味道。“因为有机溶酶等物质,车间内部肯定还是有味道的,但是戴上防护面具基本上闻不到。”车间工人告诉记者。

    “这次举报把我们几乎大部分的厂区都举报了,我们觉得不是居民举报这么简单,可能是有预谋的。”据临邑厂区相关负责人称,涉事的甲维盐车间位于厂区最西北,且只有一个车间,群众反映的问题早已经在去年就开始整改。

   临邑厂区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齐鲁制药一直重视环保上的投入。以临邑厂区为例,12亿元的总投资建设中15%投入到环保设施建设,其中污水处理一期和二期的投入费用加起来就将近7000万元,每年环保设施的运行维护费用也达到500万元左右。

   去年10月,齐鲁制药济南董家镇厂区发生爆炸,与工厂一墙之隔的历城二中曾被媒体曝出学生需佩戴口罩上课,学校每年投诉齐鲁制药达数百次。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除这座人数将近1万人的高中外,距离工厂一墙之隔还有一座容纳接近3000户的小区文兴苑。

   “这些年学校和工厂都在扩大规模,两边距离才会越来越近,最终造成一墙之隔的现状。” 临邑厂区负责人对记者解释,而旁边的宿舍楼和小区属于在工业用地上建筑的违章建筑,不日会责令拆除。

   “去年年底爆炸之后,涉事的车间关了大半年,企业还请老师家长不定时的过去监督。”历城二中某家长告诉记者企业整改之后气味小了很多,不过夏天仍会有异味出现。而据文兴苑居民对记者称,夏天厂区味道尤其明显,有时甚至不能开窗。

   “齐鲁制药董家镇厂区早在两年以前就已经达到了超低排放标准,并将燃煤锅炉换成了燃气锅炉。”临邑厂区负责人认为制药工厂有异味不能避免。“其实化学制药就像做饭一样,不论有组织排放还是无组织排放都会有些味道。”

   此外,齐鲁制药地下水污染情况也备受当地居民质疑。记者走访与齐鲁制药仅一街之隔的董家庄时,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因为地下水污染,当地村民已经连续近3年需要到村里每年出资的水站“搬运”净化水。

   在董家庄的饮用水站,记者看到村民们大多用自行车或电动车搬运,一次大多搬运4~8桶(10升左右)的饮用水。水站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地下水存在污染,村里不敢直接饮用,村委会集资购买了净水设施,对本村人有每人一月4桶水的免费限额,超出4桶的本村人和到水站买水的外村人一律两元一桶。有村民对记者称一月在净化饮用水上的支出或达百元。

   “除了齐鲁制药厂,我们附近并没有污染水源,连小厂都没有。自打药厂来之后,就放弃喝自家院中的浅水井,开始喝深水井,近几年深水井也觉得有味道,就开始喝净化后的井水。”某郭姓村民告诉记者。

   不过,根据居民投诉工厂污染地下水一事,2017年6月济南市环境监测站对该药厂董家基地内两个水井和历城二中两个水井进行了水质监测,7月国家城市供水监测网济南监测站也曾对董家基地院内水井进行检测,均未发现污染物超标。

   对于齐鲁制药污染防治等问题,记者曾联系齐鲁制药企业宣传部主任王均新,不过对方只是表示企业一直严格遵守国家各项法律法规来组织生产,而以环保问题较为敏感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