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电商业务遭遇滑铁卢 九洲大药房业绩由盈转亏
2017-07-15 09:26:15作者:张春楠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曾大放异彩的电商业务已成为九洲大药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洲大药房”)的营收软肋。

   6月29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九洲大药房发布了2017财年财报。在从2016年3月31日至2017年3月31日的财年中,九洲大药房由盈转亏,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564万美元,与去年同比下跌了1181%。

   记者查阅财报发现,医药电商板块遭遇的滑铁卢是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据财报显示,九洲大药房的线上药房销售收入同比下跌41.8%,其中自营官网收入同比下降将近8成。

   对于电商业务今后的发展问题,记者曾致电、致函九洲大药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线下药店增速放缓

   公开资料显示,九洲大药房成立于2003年,目前公司主要的业务板块有零售药店、网上药店、医药批发以及中草药种植与销售。

   其中,零售药店业务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在上一财年,来自零售药店的收入为5178万美金,占据公司总营收的63.5%。目前公司的全部零售药店只分布于杭州及与其相邻的临安两座城市,总数达到67家。

   不过,记者查询财报发现,其零售药店业务增长似乎在近年来陷入了瓶颈。其中2016财年的增幅由上年度的21.7%滑落至4.9%,而2017财年在新开了8家门店的情况下,营收增幅只有1.1%,并且同店销售额同比下降5.5%。

   九洲大药房总裁齐丽曾撰文指出房租和人员成本正在成为我国整体药房业绩增长的阻碍。“原因固然有多方面,但如果从深层次来说,还是房租成本、人员成本不断上升,客流量却没有增加。”齐丽表示。

   与传统零售药店业务形成对比的,是九洲大药房的线上销售近年来业绩亮眼。自从2010年5月份起,公司开始通过九洲网上商城销售OTC和营养补充品,并在2015年迎来业绩爆发,当年营收增幅达到96.8%,齐丽透露其中自营的B2C官网同比增长率更达到411%。2016财年线上销售迎来高峰,占据了当年营收总额的将近三成,仅排在零售药店之后。

   对于线上收入迎来爆发式增长的原因,齐丽表示主要原因是商业健康保险,“其B2C官网99%以上的业务来自于此。”齐丽称。

   据介绍,所谓商业健康保险,指的是商业保险公司开办的基金型的医疗补充保险。其与医保最大的区别是,医保的理赔是医保局,而商业健康保险的理赔是企业。

   而将商业健康保险引入网上商城后,齐丽称“通过互联网和优化流程,参保人不再需要垫资,而是由基于互联网的平台代为结算,免去了垫资和报销等中间环节,这也使药店成为事实上的第二个医保。”同时,网上商城的便利性也会进一步刺激消费者购买。

    线上业务遭遇滑铁卢

   不过,在为网上零售带来巨大业绩增长的同时,过于依赖商业健康保险似乎也成为了公司电商业务的软肋。

   财报显示,2017财年九洲大药房总营收为8149万美元,与去年相比下降了8.5%,其中净利润转盈为亏,跌至-564万美元,与去年同比下降了1181%。医药电商板块更遭遇滑铁卢,销售收入由2016财年的2644万美元大幅下跌至1538万美元,下跌比例达到41.8%,其中主要依靠商业健康保险拉动销售的自营官网业绩下降将近8成。

   对于线上业务遭遇滑铁卢的原因,公司表示与商业健康保险的服务提供商不再积极导流有关。与九洲大药房合作的商业健康保险支付手段叫作“健保通”,可以联通药店和商业保险公司,为消费者提供商业健康保险的即时结算。据“健保通”官网介绍,目前“健保通”的即时结算业务占比超过了85%的市场份额。

   2015年,公司与“健保通”的服务提供商上海健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健保”)签订了战略合作。根据美通社报道,其中上海健保出资65%,九洲大药房出资35%,前者负责将其市场上发行的“医卡通”线上业务逐步导入九洲大药房官网,后者借助九洲大药房网上药店销售牌照进行实际销售。

   不过,为盈利最大化,2015年上海健保又通过其旗下公司江苏一可医药创办了自营的“老白网上药房”,九洲大药房称公司电商业绩下滑与上海健保积极将“健保通”用户导向自营网上商城有关。记者随后在“健保通”工作人员及客服处了解到,目前九洲大药房仍为“健保通”合作的5家网上药店之一,不过对于具体的合作模式及变化,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愿多谈。

   与此同时,九洲大药房也正在寻找对策。“我们已经正在积极地和相似的供应商协商合作,在不久的将来会为我们带来更大的顾客群。”公司表示。

    零售药店电商之路遇阻

   在向自营网上商城引流受挫之后,公司也加大了对例如阿里、京东等第三方平台推广的投入。公司表示在2017财年,为了在天猫等第三方平台上保持前几位的排名,已经在这些平台上加大了产品推广的资源投放。财报显示,在营收下滑的同时,公司的销售费用仍小幅上升了4.5%。此外,公司表示因为自营网站上的商保用户一般会购买毛利较高的产品,通过第三方平台的推广模式也拉低了电商业务整体的毛利率。

   另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份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了第三方线上售药平台,直接使九洲大药房电商平台的销售额缩减了约18.1%。

   事实上,记者查询多家经营医药电商的上市公司财报发现,零售药店的医药电商业务普遍低于医药流通企业甚至药企,在部分医药流通企业旗下的电商如好药师等已经扭亏为盈的同时,例如大参林医药电商在2016年仍亏损746万元,而连锁药店巨头如一心堂及益丰药店等都没有披露相关数据。

   “网售处方药没有放开的政策对于零售药店的电商业务影响应该比较大,”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武滨对记者表示,“因为处方药销售应该是零售药店的特长。”

   另一方面,武滨认为从零售切入电商,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资金投入仍需要时间。“做医药电商,信息化平台和团队建设都需要很大投入,”武滨表示,“我们零售的老总可能一方面对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化的认知程度不够,另一方面现有的资金仍主要投入在线下的并购扩张上。”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