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赞助的“制度”演变 - 益天下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家族赞助的“制度”演变

究竟先有文化赞助还是先有文艺复兴?并没有详尽的资料对此进行记述。但可以确定的是没有赞助制度的发明,欧洲宫廷的文学、艺术、科学、文化或许无法在历经中世纪的黑暗时期之后,以如此严谨而又喧嚣的方式成长起来。

赞助制度的起源

如何能获得一大笔资金,用以实现建筑、雕塑甚至文学委托作品在品质上的大幅提升呢?这一切都归功于钱庄经营者,更准确地说是银行家的“制度化”。

银行家是与簿记历史同步发展起来的职业,当时钱庄依时间记账,评估他人借贷财物需要收取的利息。“借贷”这事如今看来稀松平常,可在中世纪却是亵渎神明的罪过。用教会的话说,时间不属于人,只属于上帝,普罗大众是不能为时间付费的。

为了“买通天国之路”,钱庄的主人们将部分所得投入到赞颂上帝荣光的人文领域,希望得到赦免。从最开始的巴迪(Bardi)家族到美第奇(medici)家族,都这么做了。大笔现金用于建筑、雕塑甚至文学委托作品中,让当时的艺术事业在品质及奢华程度上实现了大幅跃升。洛伦佐·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去世时,美第奇家族投入到表达宗教虔诚的赞助经费,已达到其祖父柯西莫美第奇(cosimo de’medici)的3倍之多。银行家和基督教商人阿戈斯蒂诺·齐吉(Agositino Chigi)委托拉斐尔为其购买的丧礼小教堂做装饰,他明确写道:“为我们的救赎做好准备,通过愉快的交易,满足我们以世俗财富交换天国财富,短暂福泽交换永久幸福的热忱愿望。”

正是基于这样的资助,当时的艺术家创造了无数的基督像、圣母像、圣子像、受难图、受洗像、圣徒像和殉道图,也将越来越多的信众吸引到了教堂。教会通过发行“赎罪券”吸收财富再投入到教堂的艺术装饰中,如此循环往复。作家兼史学家蒂姆·帕克(Tim Parks)指出,它(艺术)改变了社会,创造出一个独立于教会的教义,但仍然保有对道德价值尊重的“世俗空间”。这本质上就是我们今天所生活的空间,而它的边界则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首次被勾勒出来的,这都要归功于赞助制度的“发明”。

受惠于家族“保护”的艺术

从此,艺术受惠于赞助的形式一直被沿袭。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慷慨手笔,粗略估计全世界博物馆的艺术典藏将减少65000件;没有欧塞比·古埃尔(Eusebi Guell)的支持与委任,高迪(Antoni Gaudi)也难以成为加泰罗尼亚现代文化的先驱。20世纪很多最重要的艺术品都在大财团以及其家族的支持下才得以诞生。

当代艺术在1980年代发展到了顶峰,时尚、奢侈品品牌也纷纷加入进了艺术赞助的队伍中,虽然从投入的资金上不能与银行相提并论,但在形式上更丰富了起来。卡地亚是第一批采取行动的品牌之一。上个世纪70年代,畅销的tank腕表遭受了巨大的假货危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最后我们不得不对簿公堂,经过三年的抗争终于赢得了诉讼。”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席兼创始人,阿兰·多米尼克·贝兰(Alain Dominique Perrin)回忆道。1981年,一种象征性的运动在加利福尼亚南部城市圣地亚哥举行,4000枚在墨西哥边境收缴的tank vermeil 仿制品被压路机销毁,240家电视台受邀进行全球转播。“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和好朋友塞萨(cesar)谈及这个话题。作为雕塑家,他遇到的赝品同样数不胜数。我突然意识到,在所有被赝品危害的人群里,艺术家才是最弱势的一方。”

1984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成立了。这个原本打算建立以法律手段保护艺术家的基金会,最后决定展开真正的艺术赞助,每年以推广艺术为目的举办展览。万宝龙基金会则选择对文化方面有所建树的个人或机构进行资助。每年,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0多位知名艺术工作者所组成的评审团评选出获奖人。“这项发源自欧洲历史的艺术赞助制度将继续发挥作用,支持现代艺术的繁荣。文化和艺术是奢侈品牌的根源。”万宝龙文化基金会主席贝陆慈(Lutz Bethge)说。随着LVMH年轻艺术人奖(LVMH Young Artists’Award)的设立,艺术赞助名单上又多了一个法国奢侈品集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相关文章
“菲律宾李嘉诚”:“蜗牛式”生存难题
柳传志:联想希望做一个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
莆田帮:从街头游医到资本大亨
民企困境源于家长制管理
荣智健“东山再起” 家族企业欲与中信泰富抢食
企业创始人何以总相煎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