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叶檀
黄奇帆此言一出再受关注 用地票用地票用地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7-06-02 10:35:22 来源:叶檀财经

黄奇帆在重庆任上期间,离奇的把房价与工业发展调控得比较均衡的人,在国内各城市中非常难得。

我2017年年初到重庆时,曾经有开发商朋友说,重庆房地产太难做了,如果开发商在重庆都能做成功,那在全国各地都不在话下。这其实是重庆房地产的成功之处,经济增速很高,而房价被控制。以后重庆房价是否能够抑制得住,很难说。黄奇帆离开后,炒房者对重庆虎视眈眈。

2017年5月26号晚,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现身复旦,进行了一次房地产讲座,十个不均衡和五个政策建议,对房地产讲述比较到位。从以前黄奇帆对金融创新的意见,到这次对房地产杠杆的解释,黄奇帆对金融信用的理解精确而别致,所以重庆任上在金融风险方面能够未雨绸缪。

黄奇帆在2001年49岁时从上海到重庆,当了9年副市长,第一把火烧向烂尾楼,当年介入金融与房地产。对经济能够真正发挥全面作用,应该从2010年正式当选为重庆市长开始,一直到2016年12月30日,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同意黄奇帆辞去市长职务为止,6年时间,足以在重庆经济领域纵横排阖。一个懂经济的地方官长住某地,应该是一座城市的幸运。

重庆房价不涨,经济却能一直上升,有两大因素,黄奇帆五月在复旦讲座时特意提到了地票,这是他的得意之作。还有一个他没有说的,就是土地的储备运作。

先说说地票。地票是黄奇帆在重庆的重要改革成果,实在是聪明、理智、有益民生之举,值得在全国大大推广。

黄奇帆将地票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增加农民和欠发达地区收入,二是节约土地,用于主城区土地调控,三是保持生态,地票用的是已经被开发过的土地,如果让农民垦荒得到耕地,会再次破坏生态。

2008年12月4日,重庆在国内首推地票交易制度。农民自愿将闲置宅基地等复垦,又变成耕地,经土地管理部门严格验收后产生用地指标,以票据的形式通过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在全市范围内公开拍卖。

主城重庆发展快,缺用地指标,但每年2万多亩的房地产开发地皮周转指标都没有用国家指标,基本上每年2万亩的地票就用在主城,主城的房产商,在主城动迁一概用地票,地票不受国家约束。这样的话,主城土地供应量实际上增加了一倍,就比较宽松了。

农民得到好处,本来偏远村里的宅基地不值钱,每亩也就几万,但据黄奇帆说,重庆这些年,一共卖了20多万亩地票,每亩地票十多万元,差不多四五百亿,农民拿了这个钱,在农村造房子,进城都可以。

重庆周边欠发达地区也从中获利。黄奇帆表示,重庆从中央拿到的用地指标通通给了周边城市——重庆在过去这些年,每年从国家这儿拿来的土地指标,20万亩,也的确50%几,城市、基础设施用掉了,工业上用掉20%几,商业去掉5%,也只有10%了,这10%通通给了中小城市,万州、涪陵等,他们实力比较弱,开发过程中拿国家的指标,国家的指标不花钱。

都市生态圈是跟着经济走的,经济发达了、资源多了,人口自然增加。通过地票的办法,让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该拿钱的拿钱,该出钱的出钱,这是建立了一套土地财富重新分配制度。

重庆主城区发达,人口多,发达地区、人口多的地区,购买地票、用稍高的代价获得土地,补贴贫困地区,同步恢复生态。我们干嘛要跟经济规律作对,把大城市圈的人赶出去,刻意把人引导到中小城市。这样做把中小城市的生态也毁了,资金了浪费了,经济效率一定下降。

我们设想一下,在全国建立电子地票交易所,黑龙江的恢复耕地产生的地票,上海用几十万一亩买过来,黑龙江的地不许用,上海拿了这个地票征上海郊区的地,这个钱就到黑龙江去了,开发的是上海,在不增加用地总量的情况下,增加了人口大市的用地量,农村地区也获得了收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